2019年7月13日 星期六

給生活留白



  從應診室向外望,就是上圖這麼一個開陽的畫面,我五行欠火,有了陽光,身心都溫暖,在香港的鬧市中竟有這般綠洲,看來我是開始走運了,人生來個急轉彎,不是為了與走失的你相遇,而是為了這片陽光照亮的天地……

  從前的我,走得很快,幾近半跑帶跳地追逐著光陰,還埋怨日子何解會過得這麼慢,身體總是停不下來,同時可進行多項計劃,心裏有萬千的抱負,以為自己可以肩負強國健民的重擔。

  如今,生活如流水,慢慢流逝而消弭,身心幾經折騰,不得不慢下來了,當下還是仔細走好自己的路,努力實踐一點一滴的人間任務吧……

2019年7月5日 星期五

恬淡虛無


  塵世間,我孜孜追求一種近似中醫陰陽調和之生活態度,既要恬淡虛無,少欲知足,又要活得精進努力,燃亮生命,讓自己發亮發光。

  在這期生命裏,盡量做到有借有還(不論感情或物質也是),清明自在;然後,望能與眾生扶持,共渡彼岸,縱使了然彼岸遙遙,還是有了一種信仰的依歸,生命從此多了點意義。

  你冷冷的問我:「放棄逍遙堂,你得到什麼?」

  從沒有這般計算過,對於自己的人生、自己走的路,從來都是跟著感覺走,也沒有把名利放在首位,既然如此,一切應該好辦了。

2019年7月2日 星期二

我有逍遙趣


  這一年,香港的七月竟如此的讓人不安,社會的動亂,以為與我無關,但自從經歷過2014年的佔中佔旺角運動後,親切的體會到,一個社會運動的影響,蔓延至民生,處處牽連到每個角落,小市民如我,又怎可獨善其身?

  當年在旺角港鐡站,靠近逍遙堂的閘口,警方驅散人群而放催淚彈,剛巧我早了幾分鐘離開,否則定會誘發我的哮喘病,後果堪虞。而因為佔領運動升級,人群聚集增多又需封路,通往診所的路也不能幸免,病人都不敢來求診。

  那段艱難時期,也就隨風逝了。

2019年6月26日 星期三

雲水醫


  這天,我留守在診所作最後收拾工作,看著那批大小膠箱又再出現,意味著我又要搬遷了,上次是兩年半前,將診所由十五樓遷往十九樓,以為可以待久一些,呵呵,我卻原來命中驛馬星旺,人總是在不斷遷流中……

  同學 H 君一直反對我回歸上環師兄的燕窩莊行醫,盡管如是,他仍為我把那台沉重的打印機摃到燕窩莊去,還揮著汗幫我打點新診室的東西。

  已是老同學了,我們各有各的行醫理想,常為不同意見而論爭,後來見面少了,偶爾難得碰面,我的話也越來越少,甚或不想觸及中醫相關的話題;然而,他仍是十分關顧我這個,在他眼中,似是不吃人間煙火的小師妹。

2019年6月16日 星期日

花自飄零


  這小天使又給我拿回家了,她跟著我四處飄零,從以前獨居的屯門到旺角逍遙堂,又從十五樓遷往十九樓,然後,又遷流回到老家我房間的窗邊,就這樣守在英皇道上,旁邊那小瓶黃金葛是我特意為她安排的,希望為她添點翠綠,加點水靈吧……

  生活本如是,沒有什麼開始或終結,以為向前邁進了,卻原來是回歸,人生路上兜兜轉轉,能遇見你喜歡的人,又與之離散,雖不算是命定,但也是一種有緣無份吧,事情的發生,總是周而復始,生生不息。

  你滿以為會從經驗中學習,誰料下一次還是同樣選擇錯誤,奈何生活常是一波三折,別人答應過你的事情或協助,總是不能兌現。

  這次要撤離旺角,也不是說走就走的簡單,人生歷練告訴我,能付錢解決的問題,還是可以應付的,就是別隨便打出人情牌,怕難以償還;然而,以往無意結下的善緣,卻能從困窘中拉我一把,讓我深深體會,什麼叫做「無心插柳柳成蔭」。

  感謝出手幫忙的友人,也感激那些對我冷嘲熱諷的「高人」,不管善緣或是惡緣,合該要我面對的,他們的出現,興許是來幫我消業障呢……

2019年6月7日 星期五

潑冷水


  劉師兄每次來訪都送我禮物,有些更是他從各方找來為病患做治療的法寶,像上面這把砭石刀,便是用來為久病臥床之病患刮痧用的,尤其適合在背部沿著督脈刮痧,能疏通經絡,拔瘀散毒,每有顯效。

  這讓我想到一位病人的舅仔,他因意外而截癱,正接受一連串艱辛的復康治療,這把砭石刀也許能幫到他,只是要教曉病人的家屬為病人做治療,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事實一再殘酷的驗證,久病床前不止是無孝子,而是什麼人都跑掉了!

  英雄最怕病來磨,大家最好不要生大病啊!

2019年6月2日 星期日

安之若素


  因為要收拾行裝,才把藏書過一過,匆匆一掠,上面這本書曾經帶給我很大的刺激,當年閱讀此書感慨良多,對攝影產生了莫大的興趣,但正如我對待其他興趣一樣,必須要極度克制,甚至要壓抑自己之激情。

  盡量不要花時間與金錢,去開拓一樣興趣,當時已花上全部精力於學醫,初時只不過以為是興趣罷了,誰知卻越陷越深,至不能自拔,這就是我一向的學習態度,固執、沉醉、貪歡、享樂、不計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