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3日 星期日

人生若得如雲水

法鼓山道場的一景,清雅脫俗,坐在那兒,洗滌凡心……

  這陣子,深受勤勉好學網友之影響,更加積極投入學佛生活,除了仔細重聽觀成法師的講課外,還要參加道場之禪修興趣班,之前的《禪繞畫》只是一個楔子;然後,便是現在開展的六節課《靜心‧書法》了……

  有關書法這門興趣,就如同二胡一樣,總給我不斷延後,每次都覺得應該待自己年事稍長,由歲月給我作決定,何時該可乖乖靜心坐下來學習。

  然而,千算萬算,原來都不及因緣具足。

  當時間、人物、地點都具足條件了,事情便會順應而生,不慌不忙,一切就如此順理成章。

2019年1月2日 星期三

結果自然成


  新的一年頭一通電話,竟然是與電訊公司客戶服務部郭先生的對話,對啊,這時勢能找到真人直接對話,真不容易呢!

  上不到網,不知發生什麼問題,唯有打電話查詢。

  這位郭先生禮貌的叫我等候,然後便說:「小姐,過了截數日期兩天,你的用量便已超出限額。你原來的月費計劃是  5GB,但你兩天內已用了  23GB,所以現在上網便會給拖慢了,甚至在多人使用之地區難於上網,例如旺角之類……」

  「不會的,我沒有看片,又沒上網追劇或打機,怎會用那麼多數據?」我奇怪地問,正疑惑是否給人盜用了賬號。

  郭先生溫柔的問:「你想想,有否下載什麼東西?」

  「唷,有啊。近日下載大量  Mp4  和視頻,那些都會佔用我的數據嗎……」

  知道原因了,就是為了下載潘念宗的資料,難怪那麼順暢,可不是因為兩天內便把整月的數據花光了。

2018年12月26日 星期三

夢中作夢不知夢


  這個聖誕假期,沒料到竟忙於陪伴雙親,分別看牙醫和皮膚科醫生,各人需要往覆診多次,每次都在等待中磨練耐性,還有要看管著爸爸依時服藥和清洗皮膚傷口。

  幸好大哥和嫂嫂回港度假,可順道分擔一些工作。

  快要送走這個傷感的2018年,企盼來年國泰民安,大家身體健樂,順心如意吧。

  塵世間,天災人禍不斷發生,近有印尼火山爆發引起的海嘯,死傷慘重,身邊更有多位友人罹患癌症,由於其家人反對中醫治療,所以只好接受主流西醫的治療方案。

  我眼睜睜看著他們的治療過程,痛苦而無耐,感到十分難過,自己身為醫者,卻無能為力,甚為沮喪。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悟時心攝境



  近年,落實身體力行,精簡身外物,像上圖這隻鮮黃鴨子,原是我喜歡收藏的玩偶,友人也會為我四處搜集,尤其那些常飛往外地的空中服務員,會為我尋覓各式各樣的鴨子飾物,直到有一天,我終於叫停了他們……

  那些原本已存在的鴨子,也多隨緣轉送他人,去與留,我也不大在乎了,像上圖這隻極細小的,因跟著我遷往老家,便讓它坐鎮睡房的窗前,陪伴我看守著英皇道上的風光。

  我回到老家,其中一項主要任務,是要為舊居清理雜物,協助雙親扔掉大批沒用的衣物,以及更換陳舊的電器和家具,這樣分階段進行,一過便幾年了,終於把老家整理妥當,讓爸媽待在家裏,有更多安全的活動空間。

  如今,即使足不出戶,留在家裏,我和媽媽都有寬敞的地方做運動,還可繞著客廳和睡房來回踱步,輕易步行三四千步。

2018年12月9日 星期日

不必怨春風


  這一年,在忙碌的生活步伐中快將匆匆而逝,時間走得太快了,當要回頭梳理一下稍為紊亂的思緒時,迎面而來的,便是十二月最尾的一個假期 —— 聖誕節。

  今年的聖誕沒有熱鬧的花火,太古商場的大型裝飾也沒有驚喜,尤其是那隻幫聖誕老人拉雪橇的鹿兒,竟然給設計成這般造型,你看看上面的相片吧,那鹿兒的雙眼凸出,沒精打采的,真有點患上甲亢的病態模樣。

  看來,整個裝置的主角是鹿兒,還像生了病仍要超時工作的藍領員工,不知設計者是否有所隱喻?又抑或,只是觀者添加了個人的欣賞解讀吧!

2018年12月2日 星期日

在白雲外


  六年多了,上個周末,應該算是我近年獨個兒的「長征」,為的是要求法,當然是追逐《金剛經》的講座吧!你別再說我,是個異常叛逆的女子了,塵世間,為了圓滿一個別人看似毫不在乎的小事,可以去到有幾盡?

  從旺角出發,搭港鐡到荃灣站,然後步行到沙咀道,聽一個兩小時的講座,晚上回到家已是十時半了。

  你看看上面的相片,荃灣那些人群,快把我嚇暈倒了,我患有人群恐懼症的,怎可能會出現在這個場景中?幸好前天在網上隨意找到一首盧冠廷的歌,下載到手機上,便一邊聽著一邊走路,竟然可以暫時給予力量,擠進人群中,找到我要去的佛堂。

  這首歌在年輕時聽過,一陣風似的,沒有留下什麼刻骨銘心的感覺,怎麼如今聽來,竟然感慨良多,也有片刻動容之處。

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三

財色名食睡

惠芳送來的荷蘭風信子,花開飄香,
紫雲朵朵,逗得媽媽滿心歡
……

  那天,聽觀成法師講經,法師當頭棒喝的問我們:「你們說吧,若不是來聽經,是否就留戀著『財、色、名、食、睡』?白白虛度了這期生命?過著馬馬虎虎、得過且過的生活?我若是你,就要快快精進起來,擅用餘下的生命……」

  這幾句話,深深打動著我。

  對呀,當年我便是這樣,關掉電視機,謝絕一切酬酢活動,決心追逐一個中醫夢兒,然後展開了長達多年的苦學生涯,及後更實現了在現世裏當一名小郎中的理想。

  時間花在哪兒,絕對是看得見的。

  我常勸化病人,練功要持之以恆,每套功法,起碼堅持一百天,才能養成習慣,打好基礎;然而,沒幾個病人可以做到,甚至簡單如每天練十分鐘「平甩功」吧,他們都說沒時間。

  抽十分鐘來練功,真的這麼難嗎?反之,他們花在「財、色、名、食、睡」的時間,卻遠遠超出這個數目。

  生命如斯短暫,匆匆便過去了。大家都是擁有一天廿四小時,你如何分配時間?如何散漫過活?如何浪費生命?

  因果,當然要自己一力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