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9日 星期日

不必怨春風


  這一年,在忙碌的生活步伐中快將匆匆而逝,時間走得太快了,當要回頭梳理一下稍為紊亂的思緒時,迎面而來的,便是十二月最尾的一個假期 —— 聖誕節。

  今年的聖誕沒有熱鬧的花火,太古商場的大型裝飾也沒有驚喜,尤其是那隻幫聖誕老人拉雪橇的鹿兒,竟然給設計成這般造型,你看看上面的相片吧,那鹿兒的雙眼凸出,沒精打采的,真有點患上甲亢的病態模樣。

  看來,整個裝置的主角是鹿兒,還像生了病仍要超時工作的藍領員工,不知設計者是否有所隱喻?又抑或,只是觀者添加了個人的欣賞解讀吧!

2018年12月2日 星期日

在白雲外


  六年多了,上個周末,應該算是我近年獨個兒的「長征」,為的是要求法,當然是追逐《金剛經》的講座吧!你別再說我,是個異常叛逆的女子了,塵世間,為了圓滿一個別人看似毫不在乎的小事,可以去到有幾盡?

  從旺角出發,搭港鐡到荃灣站,然後步行到沙咀道,聽一個兩小時的講座,晚上回到家已是十時半了。

  你看看上面的相片,荃灣那些人群,快把我嚇暈倒了,我患有人群恐懼症的,怎可能會出現在這個場景中?幸好前天在網上隨意找到一首盧冠廷的歌,下載到手機上,便一邊聽著一邊走路,竟然可以暫時給予力量,擠進人群中,找到我要去的佛堂。

  這首歌在年輕時聽過,一陣風似的,沒有留下什麼刻骨銘心的感覺,怎麼如今聽來,竟然感慨良多,也有片刻動容之處。

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三

財色名食睡

惠芳送來的荷蘭風信子,花開飄香,
紫雲朵朵,逗得媽媽滿心歡
……

  那天,聽觀成法師講經,法師當頭棒喝的問我們:「你們說吧,若不是來聽經,是否就留戀著『財、色、名、食、睡』?白白虛度了這期生命?過著馬馬虎虎、得過且過的生活?我若是你,就要快快精進起來,擅用餘下的生命……」

  這幾句話,深深打動著我。

  對呀,當年我便是這樣,關掉電視機,謝絕一切酬酢活動,決心追逐一個中醫夢兒,然後展開了長達多年的苦學生涯,及後更實現了在現世裏當一名小郎中的理想。

  時間花在哪兒,絕對是看得見的。

  我常勸化病人,練功要持之以恆,每套功法,起碼堅持一百天,才能養成習慣,打好基礎;然而,沒幾個病人可以做到,甚至簡單如每天練十分鐘「平甩功」吧,他們都說沒時間。

  抽十分鐘來練功,真的這麼難嗎?反之,他們花在「財、色、名、食、睡」的時間,卻遠遠超出這個數目。

  生命如斯短暫,匆匆便過去了。大家都是擁有一天廿四小時,你如何分配時間?如何散漫過活?如何浪費生命?

  因果,當然要自己一力承擔……

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因為相欠


  塵世間,所有的遇見,都是因為相欠。

  有些人,根本不認識的,但就是會在千回百轉中不經意遇上,遇見了,怎麼又會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今生的邂逅,是為了填補前世的一點虧欠,是情是債,誰也說不清。

  你說,等了我五百年,等不到我的回眸,卻在駐足的大樹下盤桓,良久良久,坐忘歸去。
  
  不遇見,或只是輕輕擦肩而過的,興許,本來就是互不相欠,那其實,也是一件多麼爽快的事唷。

2018年11月11日 星期日

懷中有過盛開花朵


  打從深入研習佛經開始,再並列重閱中醫經典書籍,竟有意想不到的互通感應,以往讀得不怎麼通的句子,如今似乎明白了,還可以走出一條光明小徑,沿途還嗅到幽幽花香,小鳥蝴蝶隨行飛舞,好像在殷勤引路啊。

  在求知的大海中徜徉,偶爾會有這般靈機一動,把一些固有的零星知識串聯,然後,就這樣自覺茅塞頓開,融會貫通,一體通暢。

  那天,跟一位自學中醫的病友,談及針灸經絡之運行機理,打通經絡就能體會什麼是「通則不痛」了。

  他對中醫發生興趣,當然是因為久病之緣故吧,患病超過十多年了,實在讓他不堪煩擾,在計算過條件許可下,可以提早退休,他說就是因為流連圖書館,在中醫書架上看見我的書,所以才找到來。

  我問他,是否覺得自己病夠了,應該是時候決心把病治癒?

2018年11月4日 星期日

失戀看金庸


  金庸先生駕鶴仙遊,我輩小讀者各自神傷,回看在八九十年代成長的香港人,誰不是在金庸的武俠小說及電視劇集護持下成長?誰不是聽著鄭少秋的《熊熊烈火》而內心激動澎湃?

  那些馳騁江湖,仗劍天涯的武俠世界,那些錚錚有聲的名字——郭靖、黃蓉、楊過、小龍女、黃藥師、江南七怪、段譽、虛竹、王語嫣、東方不敗、獨孤求敗、一燈和尚、張無忌、香香公主、霍青桐、任我行、任盈盈等等等等。

  最初,從電視中接觸,繼而把金庸的所有武俠小說都買回來,至少看過一次了,再分送給身邊的友人和同學。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都看了。依稀記得,當年是並列看著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然後,開始往外地浪蕩及遊學,偶爾遇見的中國人,大家都會談及金庸的小說,那是一個跟陌生人打開話匣子的好話題,於是,各人暢談自己的意見,各有鍾愛的人物與情節,這樣便有談不完的題材。

  多年之後,我沈醉中醫中藥針灸學,然後把小說拿出來一再查證,發覺金庸小說中談及的中醫方藥、穴位、經絡等資料,大多是正確的,並有其出處,不是隨便憑空捏造的。

2018年10月28日 星期日

柳暗花明



  這陣子,都在研習《金剛經》,一切緣由於參加了一法師的聽經課堂開始,法師只講了六堂,然後就讓我們自由發揮了,我也不知其他同學會否像我那樣,不甘於聽經只匆匆開了個頭,就此戛然而止?

  然而,其後,事情之推展,卻又如此的出人意表。

  依據自己一向的求知習慣,又怎會停頓於此,所以便開啟了後來的一連串求經之旅,先是在網上找來張惠能居士的〈《金剛經》研習〉(共13講,錄音不清晰,但聽由居士主講的,與之前法師的講述角度,頗有不同),並列在聽岑寛華居士的〈《金剛經》的智慧〉(雖然只有兩講,但內容精簡扼要,讓我對整本經文有了一個概觀,也甚有啟迪意義,可惜找不到岑居士另外的詳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