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0日 星期日

莫相思


  這隻Big Big 仔毛毛玩偶,終於來到我懷裏,就在這個天寒地凍的大雪節氣日出現,正好讓我抱擁著,藉以取暖,似乎瞬間回到兒時,抱著毛毛公仔入睡的歲月。

  話說幾個月前,在電視大台上看見此猩猩在跳舞,雖然是人扮的毛毛玩偶,但舞蹈跳的靈活可愛,一見難忘傾心,所以便纏著在大台工作的病友,請她為我張羅這個小玩偶。

  這樣又過了幾個月,在繁忙的醫務生涯中,漸漸也把這件微塵般小事忘掉了……

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那一朵花開的時間


  註定讓一生改變的,
  只在百年後,那一朵花開的時間……
         (倉央嘉措《我問佛》)
  
  有關玫瑰的故事,似乎沒完沒了。

  上圖中的橘色玫瑰,是開在我家花圃上的鑽石玫瑰,今天才肯開花呢!我在驚艷之餘,還要快快拍下她的嬌容,因為了然,玫瑰開至極美之時,也意味著花兒快要凋零了,一花一世界,塵世間,萬事萬物,本當如是吧。

  還記得選購這花時,看它整盆枝椏已長滿花蕾,料很快便會開花的,誰知擱在家裏的園圃上,才過了兩天,也不知何故,沒有等到花開,整盆玫瑰的花蕾便凋落了,讓我和媽媽好生失望。

  我正要扔掉它,媽媽便拿來剪刀,把那些原本長滿花蕾的枝椏剪裁,像理髮般把整株盆栽修剪成超短髮模樣。

  也許,這種置之死地而後生之法,確實管用吧。

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靜畫紅妝等誰歸


  說到底,我終極是一個醉心做研究的人,假若某樣課題引起我興趣的話,我便會一頭栽進去,然後,獨坐幽篁裏,彈琴獨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享受到了一個境界,方可施施然坐下來,沏一杯遠年普洱茶,吃件小點心,慢慢翻掀著自己的鑽研成果,那種企圖圓滿預設的一點小確幸,實在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近日為了拍攝較專業的舌象相片,只好把那部唯一的Niko傻瓜相機拿出來,重新學習如何操作。是的,打從三年前開始,便全面使用智能手機拍照了,故早已把這種傳統相機封存,束之高閣。

  我們實在太依賴智能手機了,後果當然要自負啊!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不忍揭示的惻隱



  中醫對於舌診,自有一套博大精深的理論,開始習醫時,便對這神奇望診術異常著迷,除了千方百計,找來不少有關舌診之古今書籍及文獻,仔細研讀之外,還在臨床上,努力拍攝病人之舌象,然後經過分析琢磨,再與辨證論治之治則方案互參研究,更進一步追蹤病案,看看是否能真的達到治病求本之目標?

  為了拍攝一張滿意的舌象圖,我到底要花上多少心力?

  對於一個學醫成癡的人來說,可不曉得呀,但有了這個影象記錄,便大大增強我的研究心得了。

  臨床上,只能瞄一眼的舌診,及後卻可把舌象相片放大分析,細心鑽探每部位之神、色、形、態,舌苔之種種變化,實在可揭示一些深藏之隱疾。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生活有序


  從前,喜歡顛覆一切,特別揀選一條不平坦的路而行,總以為自己可以開創一片新天地,那兒的天空特別明亮澄清,空氣特別清爽怡人!

  慨歎,塵世間,事多與願違,當發現新大陸,未必比原來的故園,春色嫵媚,只是,不能回頭,前路茫茫,唯有一步一步向前進。

  既然目標明確,縱使繞了許多冤枉路,揮著汗水與流著眼淚,仍是會甘之如飴,因為我會為自己打氣,還會不耻下問。

  我學醫之路,從來不容易,也沒有傳奇地遇上什麼世外高人,肯收之為入室弟子。一切知識,都是一點一滴,辛苦勤奮所得,這其實也跟我的性格有關,從不輕言放棄,只要仍有呼吸,還是要學習。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瞬間即成過去


  每到十一月,靠近年尾,我便會為家裏張羅下一年的月曆,掛在客廳牆上,讓爸爸媽媽可以隨時翻掀,查看早已填寫得滿滿的醫院覆診時間表,以及一些家庭重要宴會。

  自我回家居住,這項重要任務都交由我處理,上面這張新掛曆是在陳湘記文具店選購的,這家老店,充滿了陳舊的歲月痕跡,店家老了,掌管收銀櫃台,其他員工似是家庭成員,一起努力幹活,很有舊式老店風貌。

  因為診所在旺角,我的活動範圍便繞著這區遊走,又加上有同事陪同,午飯時段,她可領著我穿梭於人多車多的鬧市,對呀,就像拖著小孩的手那樣,這樣我們才不會走失呢。

2017年10月29日 星期日

寂寞如灰塵


  這時節,秋風起,又是要抖擻精神,仔細重閱經典的時候,這天拿著王付老師的指導書,把古經方一再拆解,看看是否與臨床應用的,有所迥異?

  當然,以我一貫的閱讀習慣,也揀選了另一本,毫無關聯的小書,並排閱讀,隨手拿來的,便是《納蘭詞》。

  咦,想你已發現,上圖這本線裝巾箱書,早已給我用透明包裝紙包裹住,便曉得這是我深愛藏書之一。

  納蘭容若的詞,自有一派風流婉約,正好襯托出當下的心情,尤其是自以為精進地學習,在追逐無涯之知的同時,怎樣也要開個小差,讓自己迷惑片刻 ——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記得你曾說過,人生,寂寞如灰塵。然後,終於有一天,你拍拍身上的塵埃,飄然離去了。

  一切,似乎是那麼的順理成章,那麼的超然物外,那麼的輕如微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