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1日 星期三

夏 意


  病友李小姐的家人往耶路撒冷朝聖,回來帶了上面這些以色列椰棗糕給我,還有她先生種的白蘭花三朵,那是我為媽媽要求的,只能要三朵,怕多了,我會受不了。

  你不曉得,我們居住的大廈,門前就是種了兩株白蘭樹,幸好我們住在二十樓,當夏日花兒盛開之時,濃香遠遠飄送,這種有了距離的幽香,飄到我家時已淡化了,我們方可漸漸享用。

  白蘭花香到極致,竟讓人生厭?

  塵世間,一切事物與人情,也不外如是的吧,恰到好處便是溫柔,過猶不及就是強差人意了。

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逍遙風塵外

這本綠色貓咪筆記簿可愛嗎?
用來記錄一些生活雜記,又可練習寫字,也不錯啊……

  自從診所實行電腦開方後,我幾乎不大會寫字了,每張由電腦打印出來的方子,我只需在醫師簽名欄中,用鋼筆簽下我的名字罷了;然而,我本來就是一名文具癡,最愛收集各類筆記簿,以及各式各樣新奇又有趣的文具。

  行醫以來,閱讀習慣逐漸改為電子化,貪戀電子書的便捷,雖然仍會購買實體書,還是愛在書上寫筆記和摺書角,但跟以往比較,的確大大減少使用文具,一支原子筆,動輒用上多年,這樣下去,不但會執筆忘字,而且更不會寫字的了。

  這陣子,找來幾本珍藏的筆記簿,隨意把日常的小念頭或是創作詩句寫下來,算是一種小情趣,也可讓自己多些寫中文字,興許,未來還可抄寫經書,相信會是另一種習字的昇華吧!

2017年6月7日 星期三

超然物外的心境


  從前,當寫網誌甚為流行之時,我和媽媽很喜歡玩網上猜燈謎玩戲,那是我倆最多討論的時候,甚或,是最互相較勁的時刻。

  媽媽雖然只有小學程度,但詩詞歌賦、文史哲學識,絕不比我少。我小時候,剛會說話,媽媽便教我唸唐詩宋詞,你看看她為我起的名字,便曉得她對文字之敬仰。

  每年接近元宵節、中秋節前,媽媽便纏著我,要我瀏覽那幾位愛出謎題的網友網誌,給她看最新的燈謎,然後,我們便終日搜索枯腸,互相提出謎底的可能範疇,又推敲誰的答案最靠譜。

  何解我們會喜歡當年的網誌謎題?

  因為那些燈謎是網友創作出來的,不可能在網海裏搜尋到答案,自有一定難度,而且須搶先別人提交謎底,並要作出解釋,不能隨便瞎猜。

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各自修行


  為了要出席上周日的中醫課程(常見中醫眼科優勢病種臨床診治案例分析),我特意預備了幾個病案,希望教授指點一二,可惜竟失望而回,教授對我的提問不大感興趣,也不欲跟我討論。

  教授什麼都以「辨證論治」四字應付,當我提出除內服中藥外,可配合針灸治療時,他只說出傳統治眼疾的針灸穴位(沒有什麼特別觀點,一般中醫都曉得),我則說,可試試一組奇穴(明眼、大空骨和鳳眼),臨床上,我正與病人共同測試,發覺常按這組穴位,對緩解眼睛疲勞症狀,療效特顯。

  教授說從沒聽過這組奇穴,聽了我提出,也不欲多去了解,一句不知便把話停下來了。

  好吧,我也不想對他有過份要求,就這般把「辨證論治」重新複習一次,不就結了嗎?取了學分便離開,應無過矣。

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治人先治己

炎炎夏日展綠裳,碧波搖曳秀紅妝。
(來自三舅友人之作品)

  五月天,還未過端午節,夜來晚風吹拂,有點秋涼,竟然在一個應該炎熱的季節,出現淡淡秋意。幸好睡得早,一些打算浮現,打算堆砌的夢境,都沒有預期而致……

  日子過得比想像中快,快到忘記去刪除多餘的記憶。我們的記憶體有限,真的要善加利用,勤於清掃和整理,勿待到最後,將自己埋於垃圾堆中,撒手人寰。

  曾經問過一位修行的友人,他的行囊,包括有形與無形的東西,全都精簡素淨,隨時遊走各地,話走就走,沒有絲毫負擔。

  相信他早已實行斷捨離生活,這點真的令我輩,仍戀棧人間的凡人,艷羨不矣。

2017年5月14日 星期日

玩弄光景


  說來真的充滿魔幻色彩,打從我回老家居住以來,就不斷為家裏和逍遙堂換購時鐘,家裏三個房間加客廳,四個時鐘,加上診所兩個(一個在搬遷時跌壞了,二月又換了一個),接連都壞了,於是我便逐個更換。

  原以為在就近的日資百貨店裏,添購同一牌子不同顏色的時鐘,應該是最方便的了,誰知爸爸和我房間的,換了又再壞,而且壞得離奇古怪,竟是時針和分針,逆時針走動。

  好吧,既然仍在保養期,我便拿去修理,但過程複雜又費時,最後保養公司說要更換零件,維修費是機價的一半,還要等三個月!

  塵世裏,什麼都經不起時間的考驗,就連時鐘亦如是。

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

心靈之約


  人生在世,漫漫長路,茫茫人海,也許,就是在苦苦尋覓一個,靈魂與生活結合的伴侶罷了!

  奈何,這往往是難比登天,當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與你靈魂互通的人時,卻驚醒發現,原來沒法與之共同生活,根本沒法經得起柴米油鹽之磨難;反之,找一個生活伴侶,似乎比較實際,但當不斷在生活欺壓下,你又欣欣企盼,心靈上會有一位可傾訴心聲的精神伴侶。

  在沒有更好的選擇下,又不欲退而求其次的話,唯有與自己過日子吧!這當然是另一種,既可坦克又可舒心的極端抉擇啊。

  我們所謂尋找理想伴侶,其實就是在塵世裏,尋找另一個自己,一個可以長相廝守的人,原來就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