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給愛留縫隙


  感冒咳嗽多天,但依然回診所應診,因為預約了的病人多,不好改期,然後,聲帶發炎,不能說話,便只好全面休假在家養病。

  生病的日子,思考許多問題,譬如,何解會生病?我不是很保護自己的嗎?何解還是會感冒?

  追查因由,之前是爸爸感冒,他體質好,沒幾天會痊癒了,但接著是傳給了媽媽,這就麻煩了,媽咪身子弱,感冒咳嗽又誘發哮喘,病了兩周,我為了照顧她,也累壞了。

  媽媽康復了,便輪到我感冒咳嗽,每夜咳喘難眠,最終也只能休假靜養。

2017年8月6日 星期日

此岸彼岸


  跟著長輩們生活,吃的東西也跟自己獨居時的很不一樣,就以水果為例吧,自己怎會想到要吃黃皮呢?一顆小小的黃皮,包含一至三個果核,吃的麻煩,又要吐核吐皮,怎會討人歡心?

  黃皮緊接著荔枝而出現,泥黃色成熟的果子就這麼短暫地在果攤上亮相,毫不起眼。 

  可是,就因為媽媽喜歡,我便只好拉著購物車,老遠的跑到筲箕灣傳統菜市場去選購。查實,黃皮甚有藥用價值,古人有言「飢食荔枝,飽食黃皮」,皆因黃皮果肉能行氣、消滯、化痰,對媽媽的咳喘也有一定的食療價值,而且趁現在黃皮當造,也讓她吃個痛快吧。

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留人治病


  這是一位長者病人的左手,我送他一個哥爾夫球,並教他如何用此球為自己雙腿做按摩,以疏通他因長期血糖增高而引起的下肢肌肉萎縮與神經病變。

  他是自加拿大回流的病人,對西藥抗拒,不接受服用降血糖西藥,寧願回港尋找中醫治療,面對這類病人,我只有盡力而為吧。

  不是不能用純中藥治療,但也要視乎病人的實際情況,尤其是他兼有多種疾病,所以要跟病人約法三章,定一個時限,若不能緩解病情,則要另謀他法。

  這讓我想到另一位女病人,她患有高血壓病多年,一直堅拒西醫西藥治療,後經友人介紹到我這兒,希望以中藥降壓,但當我為她第三診時,號脈發現她的血壓飆升,已到了一個危險境況,遂隨即轉介她往西醫治療。

2017年7月23日 星期日

一茶一飯一書伴


  昨天早上五時,從我的房間往外看,便看見上面這張相片的美景,漫天雲彩,在清晨顯現,似乎不可意義,但每次將要刮大颱風前,大概天空上會出現這些不尋常的艷霞,在異常恬靜的氣氛下,隱藏著一股凌厲的勢頭。

  結果,昨晚下班回家已是一號風球,今早天文台卻改掛了八號烈風信號,四小時後又改發了三號風球。

  風雲幻變,誰也難以猜透。

  人生無常,天象難測,想想也有道理。研究中醫的人,都愛觀察天象,人體與大自然相互契合,小宇宙與大宇宙之相應協同,自有一定法則。

2017年7月16日 星期日

就此白頭


  近日,電視台為了推廣一個新頻道而展開的宣傳活動,出現了一隻叫Big Big 仔的大猩猩,他與幾個啦啦隊女郎四出跳舞做宣傳,舞蹈靈活可愛,我看見了,隨即跟著他跳,跳的合拍生動有趣。

  這原是我兒時常愛表演的動作,就是跟著電視的卡通人物跳舞,一學便會的,而且跳得活潑可愛(當然,這是十八歲之前的故事了,由小學開始,便會編舞表演)。

  爸爸媽媽看我跳的開心,也哈哈笑著,一切便由這個動作開始吧,之後,每當電視螢幕出現Big Big 仔時,媽媽便會興奮的大叫:「妹妹,Big Big 仔來啦,快來跟著跳呀……快呀……」

  唷!時間便像倒帶般流轉,人生過了一大半了。如今,回到老家,竟然可以重拾兒時回憶,做著兒時愛做的活動。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觀自在


  上圖中間那隻黑貓書籤夾子超實用的,是卡文往日本旅行時買來送我的,她當然曉得我的喜好吧,愛書人大都愛用書籤,但也會常丟失的,而這個書籤連夾子,夾在書頁上,卻十分穩固,也不容易掉落。

  塵世間,有許多東西會無緣無故的丟失,既是身外物,也罷了,不必太在意。

  書籤便是其中一樣小玩意,可有可無,但偶爾在藏書中,發現某片書籤,也倒能牽動起一些相關的思緒:例如,是誰送的?在何時發生的人與事?然後,接著的一連串推波助瀾的所謂記憶,便會隨即湧現。

2017年7月1日 星期六

浮世偷歡


  今天是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年的日子,這段悠悠歲月,也正是我成長的黃金年代,不經不覺便走到當下的人生了,回望前塵往事,除了驚嘆時光飛逝的實在太快之外,也不禁要審查一下自己的人生功課,是否能交出一份美滿的成績單?

  我是一個很會考試的學生,如果仍待在大學象牙塔裏的話,我肯定會很自信的跟你說,我的功課是圓滿的;然而,落到凡塵裏,面對浮世眾生,我的人生,總是跌跌撞撞,滿途荊棘與挫折,跌倒過不知多少次了,仍得要重新爬起來,兢兢業業,踽踽獨行。

  是的,還可以走路,怎麼說仍是有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