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9日 星期三

來如風雨, 去似微塵



  這個名為山竹的十號颶風,就如此這般匆匆掠過香港,我躲在溫暖安全的家裏,為雙親預備早餐和午餐,晚餐則由媽媽掌廚,過了一個平淡寧和的假日。

  以往,曾獨自經歷過無數的風風雨雨,又試過在八號風球之下滯留機場,飛機不能起飛,只好待在候機室,席地而坐,呆呆地等待航空公司的安排。

  人生兜兜轉轉,跌跌撞撞,如今能回到家裏,依偎在父母之懷抱中,真感到無限歡欣。其實,也不知何解,從前總是要逃離家園,飛得越高越開心,只要坐上鐵鳥,飛往何處也沒關係,滿以為離開香港,便會得到幸福、得到一切。

  當然,後來才覺悟,幸福早已在身邊,幸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以往,只麻木地追逐我的海市蜃樓,叛逆地在捕風捉影,待耗盡了耐心與時間後,才曉得放下、離棄、回頭……

2018年9月12日 星期三

零落花如許



  某日,與友人在太興茶餐廳吃下午茶,看見她點了那碗香噴噴的燒鵝米粉,忽爾想到媽媽,便隨即致電給她,告之我現在太興,不如外賣一份燒鵝回家,給她加餸。

  媽咪聽了,當然雀躍萬分。

  長者吃燒鵝,是要有限額的,一年只可以吃兩次,每次兩三件,這是我給爸媽的限額,他們也乖乖聽話。

  友人看我高興地拿著外賣盒子,怎麼會有一臉艷羨的神情?哦,友人的雙親已不在了,看著我惦記著家中的父母,還給他們外帶食物,竟顯現一絲絲欣慕之情。

  是的,塵世間,心裏仍有所牽掛,還有親人在家裏守候你回來,那原是很幸福的事啊!這點細微的富足,我當然懂得珍惜,並感謝友人婉轉的開示。

2018年9月5日 星期三

願解如來真實義



  朋友從美國來港,特別到我家附近取景拍照,原來他在電影《變形金剛》中看到,鰂魚涌東匯中心的海景樓、海山樓、益昌大廈和益發大廈所組成的「巨廈」地標,覺得新奇又有趣,所以要我領他到現場參觀。

  上面這張相片是我隨手拍攝的,仔細看看,尤其是在晚上,家家戶戶亮了燈,站在四面高樓圍繞下的內園空地,抬頭仰望這畫面,總有萬家燈火之感慨,這就是香港,我們的家,儘管覺得擁擠嘈雜,但仍是那樣的親切和熟稔。

2018年8月29日 星期三

同 參


  從前學醫,總是孤獨無助,當把興趣玩得深入時,惟有走進大學裏求學,用金錢換取知識;然而,這樣學醫,也不是你付了學費便可得到的,也不是你話要畢業就能畢業的。

  哥哥曾這麼說過:「唸醫和唸法律,都是異常辛苦的……」

  而我和哥哥,就是挑選了這兩門艱苦學系,不同的是我整天抱著書本在溫書,但我卻從來沒看過哥哥拿過書在看。

  學醫之路,一直在進行中,從不敢停歇,溫故知新,就是我的座右銘,在不斷溫習故有知識之同時,更有無限的發現,在醫學的領域裏,每天都有新知識出現,點點滴滴都有助推動醫學的長足發展,身為醫者,怎敢怠隋,唯有努力以赴,將勤補拙吧。

  如今學佛,遇見一位同參,相約每周六一起上課,以為可以在上課前共同談論佛學,相互砥礪學習,應是人生一大美事啊。

2018年8月19日 星期日

隨心而錄



  前天下班,特意繞路從居苑後門回家,有時也不得不佩服自己隨心而往的性格,總愛抄小路,讓自己感受不同的風光。

  剛好看見上面這個畫面,這個花園的小角落,在傍晚淺黃的燈光下,竟如此的柔和寧謐,真想坐下來,稍事休息,可惜爸媽正等著我回家吃晚飯呢,而且還要趕著做家務。

  這兒是我和媽媽假日常留連的地方,早上可聽見鳥兒在唱歌,花草樹木茂盛,空氣清新怡人,在這裏練平甩功最合適了,沒料到,傍晚的境況倒別有一番清淨……

2018年8月15日 星期三

滌蕩凡情



  近日收到一份非常漂亮的禮物,是惠芳從日本帶來的香蕉蛋糕,小小的毛巾蛋糕上印了彩色心心,真是人見人愛,我當然會與其他病友分享,尤其是那幾位特別喜歡吃甜點的女生!

  塵世間,偶爾收到這麼一件精美蛋糕,還是由一位你熟稔的醫師所送的,應該會為你帶來一點小確幸啊。

  不知何故,特意留下幾件給卡文的兩位女兒和一位病友蔡小姐,直覺告訴我,她們會愛吃的。

  曾經有幾位網友問過我,何解在一家中醫診所,會有那麼多的零食甜點?中醫不是主張病人要忌口的嗎?

2018年8月8日 星期三

應病與藥



  周六的病人較多,但為了要趕往灣仔聽佛學課,只好五時便下班,預留一點時間與同參吃晚飯,交換學佛心得,然後才去上課,有了幾次經驗,同參陸小姐似乎有所發現。

  她在下課時,好奇的問:「對啊,何解每次,我們在飯局談論的問題,接著法師便會問我們?」

  我淡淡的說:「因為我們是複習上次的課題,然後又預備接下來的內容,所以便好像預計了法師將會發問的問題似的。」

  這其實是我一向的學習態度與方法,別人總以為我很會讀書,老師問甚麼我都會似的,卻原來我是有備而來,當有互聯網出現之時,我的學習範圍更廣更快了,基本上,只要是我有興趣的東西,自然便會找到便捷的學習途徑。

  無疑在六度波羅蜜當中,我的精進波羅蜜是修得不錯的;然而,是否比同參精進,就能較早到達彼岸?

  這可不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