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都是一團秋意


  病友陳小姐從台灣運送了上面這隻群貓碟子回來,當然是送我的。一個愛貓的中醫,卻因為患有嚴重的哮喘病,而不能飼養寵物,說來也有點滑稽。

  從前看過一個統計數字,原來許多人也有這般經驗,大概你越喜歡的東西,也同樣越會傷害你,這也包括人與物吧。過猶不及,如何與愛人(或愛物)適當地保持距離,才可愛到恰到好處。

  說是容易,做起來頗為困難。

  當初我養過貓咪,也不曉得自己的哮喘病頻繁發作,原來是跟貓咪有關,後來知道了,為了保命,只能敬而遠之。

  也許,就是曾經與貓兒有過一起生活的記憶,失去了便會傷感。

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移 情



  朱光潛是小時候所認識的一位中國美學家,長大以後,選擇作家時,從來沒有眷顧他,因為實在有太多的選擇啊。

  人生走了許多迂迴路,當有一天,偶爾回眸,在書店的一角,隨手揀選了這本書,然後翻掀了幾頁目錄,便買了它回來。

  趕往人生的下半場,一切應從心出發,買書亦然,跟著感覺走,始終是忠於自己的首選。我閱讀的方向,不是以目標為本的,可以沒有理由,並列看著毫不相關的書籍,純粹取悅自己,純然發揮移情大法……

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

明月明年何處看


  老網友花老爺在中秋節前幾天,又是沒有預約便跑進逍遙堂來,當然是為我這個愛吃日本水晶梨的小友,送來幾個大大沉重的梨子,還有他小女兒精心烘焙的糖貓月餅啊!

  每年,我都靜心等待這位長輩友人的出現,然後,我們又可以閒聊片刻,互相交換近日的生活點滴。

  花老爺說,今年香港的雨水特別多,天氣很不宜耕種,甚至連平常最易有收成的小蕃茄,也待不及開花結果便凋萎了。

  花老爺又說,農夫們碰面,都慨歎今年的天氣異常惡劣,根本沒法耕種,所以我們就只能吃外地進口的疏菜了。

  幸好,老爺子很快便適應了這種不為農田花心思的另類退休生活,就是與花師奶(他的太太)跟隨女兒們,分別往外地旅遊,或長或短的,只要女兒邀約,他們都樂意同行。

2017年9月27日 星期三

此時此夜難為情


  當媽媽把這些小芋頭排在窗邊,預備讓透進房間的陽光,慢慢把芋頭微微曬乾,然後七天之後,到中秋節當天,把曬得乾爽的小芋頭煲熟,用來拜月光,我便驚訝發現,原來這樣便快到十月了。

  一年容易又中秋。
 
  到底,誰偷去了我的歲月?

  怎麼稍事停步,才定一定神,當下的2017年,便所餘無幾了?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娑婆即遺憾


  我問佛:世間為何有那麼多遺憾?
  佛 曰:這是一個娑婆世界,娑婆即遺憾,
      沒有遺憾,給你再多幸福你也不會體會……
                 (倉央嘉措詩全集)

  對啊!今天想到上面幾句詩,心裏恁地明白,終於徹底明白了,原來就是如此,一切合該如是。

  說到底,我們還是在彼岸,仍在娑婆世界裏蹉跎,怎樣也得活在充滿遺憾的境況中,不得超脫。

  唉,請你喝上面這杯咖啡吧,杯子很美嗯!

  那天陪媽媽到醫院覆診,經過了幾小時的折騰,逃出那寒冷的候診室,第一時間便是跑到吉之島(現在改了名字叫AEON)的咖啡角,享受了這杯香熱的   Cappuccino,然後嘆口氣,感覺自己冰冷的小手,漸漸有了一點溫暖。

2017年9月17日 星期日

生活是柴米油鹽


  媽媽愛花,從前住在元朗,有前後小花圃,地方寬敞,可以讓她種植許多盆栽,後來遷往市區居住,家在高樓之上,只可在狹小的窗台上種幾盆小植物,但這總算有點綠意、有點花色、有點生活的小生趣……

  我本來不喜歡非洲紫羅蘭,也討厭她的平凡而粗壯的生命力,但這些天,我與媽媽逛花店,竟然提議選購了上面那兩盆紫羅蘭。

  媽媽奇怪的問:「你不是不愛紫羅蘭嗎?怎麼改變了……」

  是的,我的確改變了,尤其是對一些以往看似不喜歡的東西,如今開始接受了,而這種變化也來得自然,自然到連自己也沒察覺呢。

2017年9月3日 星期日

歲月無恙


  上面這兩本是現在僅存的小人書,天使和梵谷原是我的至愛,其餘的畫冊,好像就只有林風眠的仕女圖了,當天拋書,心裏就念著這三組影像,不屬此類的,便隨手扔掉,可狠心啊……

  老病號來訪,看見新診所縮小了,神色有點凝重,但當進來診室,發現那兩個大大的木書櫃還屹立不倒的存在著,竟也笑瞇瞇的說:「唷,大夫的藏書還在呢!真好,真好……」

  病友十分關愛我,亦深明,逍遙大夫只要有書為伴,歲月自然無恙,恰如日月星辰的廝守,宇宙浩瀚,流連其中,縱是微塵,也不枉曾陪伴流星,在夜空上劃過閃亮星光,即使是瞬間閃耀,也留給人們一絲莫名的盼望。

  你說過的,大天使已回天家了,就只有把小天使遺落人間,但小天使們委實太幼弱了,徘徊在這污染的凡塵裏,常自顧不暇,也會耗損那感應系統,是故偶爾也會迷路,你仔細看看,週遭也有些類似迷途的小天使,也許正企盼你的協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