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1日 星期四

豈為功名始讀書

  漸漸把生活步伐調整出一個模式,現在,又重新投入我的早餐閱讀時光,利用思緒最清明的時段來閱讀,效果更理想……

  
從我那超怪的閱讀習慣中,可窺見我的情緒變化,以往,每逢考試過後,我便會瘋狂地閱讀,閱讀一切與考試無關的書籍,直到身體虛脫,倒在床上,但卻失眠,一直等到無可奈何花落去時,我才進入夢鄉。

  
後來,不用考試了,那超怪的閱讀行為仍會出現,就是當我遇到一些不解的難題時,我便會瘋狂地讀書,近年來,讀書的方向明顯分出三條路線:一是與中醫藥相關的書籍;二是與佛學哲理和禪修相關的書籍;三是雜項,純粹看當下的心情,喜歡看什麼便看什麼。




2009年12月28日 星期一

飛行‧阿凡達‧聖誕節

  當我又再拖著簡單的行李,出入機場,流連在候機室中,心情便會飄浮於太虛,從前那段飛行的經歷,是如此的教人百感交集,於無數歲月消磨後,心仍是熾熱的,火苗的餘溫,仍勉強可為自己的前途燃亮一線光明,這麼一個卑微的要求,應該是最簡單純淨不過的了……


  
你說,看著我一身迷彩裝扮,怎也不能教人相信,我是一個拉著二胡的女郎中?

  
呵呵,美人白骨,紅粉骷髏,到頭來,大家還不是一樣!請你多些關注我的內涵,千萬別讓我的表象所迷惑,一位有良心的中醫,他的行醫初心,比起他的外在色相,更為重要。

2009年12月21日 星期一

天涯俠醫


昨天收到友人送來的咖啡小熊,同款的小熊仔我已有好幾隻。
你們看看,我喜歡的東西,都異常專情,絕不花心的,

對感情也是,絕對用情專一……

  這一年來,我的病人有不少是來自外地的,遠自德國、澳洲、美加、日本,近的有台灣、中國內地、澳門等,他們大多是因為看到我的書或是網誌的中國人,然後找到我來,其中,來自澳門的病人較多,他們會定時來香港找我看病,很乖的依時服藥……

  若知道有遠方的病人來約診,我都會安排多點時間給他們,一方面他們要帶大量的濃縮中藥回去,要找同事配合抓藥;另一方面,我會向他們打聽,中醫中藥在當地的發展情況。

  
中國人移民到世界各地,落地生根,中醫中藥也隨之流散異地,有些能開花結果,但大部分卻不能追上中醫藥的發展步伐,成為零落的斷層;然而,我們本是同根而生的,依賴著那埋藏於血液中的遺傳基因,中國人怎麼也會尋到血濃於水的源頭。

2009年12月17日 星期四

為稻梁謀


大學時愛用的黑色筆記簿,也一直跟著我,那印在簿子上的銀色校徽,
常常提醒著我,當其天子門生之同時,也要對國家社會,負上應有的責任……

  今之為醫者,多為稻梁謀……

  
稻梁足了,能否為病人想多一點?病人情況穩定了,應該要開始減藥,甚至乎應治其七分,其餘三分,讓病人自己的免疫系統發揮功效,這才是理想的治療方向。

  
然而,能這般做的醫者,實在不多見!

  
記得我在師兄的燕窩莊行醫時,當著師兄面前,我也會直率地跟病人說,只要辨證清楚,一矢中的,服用的劑量不須多,待病情穩定後,不必每天服藥。病人都納悶,何解我有生意不做,開多些藥,我不是可以賺取多些分成嗎?

  
我常常說,錢是賺不完的,若要為稻梁謀,早就夠了,再多,對於我來說,沒有多大意義。

2009年12月14日 星期一

有時冷酷


我在學習二胡,還專門請小老師來診所授課,很認真的呢……

  我是一個極不合群的人,行醫以後情況更嚴重,因為自己定下目標,一頭栽進書海裏,決心把餘下的生命,奉獻給鑽研醫術之使命中,還要餘留一點點時間,與深愛的人,貪歡享樂。故如無必要,千萬別來找我,更別來採訪我,我行醫日子尚淺,醫術實有待磨鍊,沒有什麼值得你們來做訪問的……

  
樹大必然招風,我當然明白,也時刻警惕自己,是真的,這年來,我把自己潛藏起來,除了依時到診所應診外,我都愛留在家中,當其獨家村的村長,謝絕一切繁文縟節的虛妄酬酢,要不然,放大假便離港外遊,寧願追逐天邊之彩虹,也不想留在這個是非之地。

2009年12月11日 星期五

試 煉


唯有不停的閱讀,鑽研醫術,方能有所突破。
最近,在細讀《傷寒論》,決心要把它吃掉,
化作我的血脈,深入骨髓,流注在我的每個細胞中……

  這位老人家,是經友人介紹而來的,他與老伴同來,二人互相扶持著,一拐一拐的找到我診所來……

  
他細訴著自己的病史,從頭到腳,不下十多種疾病,亦經歷過幾次大小手術,幾乎所有老年人常見的慢性病,他都患上了。我一直耐心地聆聽著,手不停地書寫病歷,把病案紙填寫滿滿的,越寫心裏越慌張,正盤算,應如何緩解他的主訴症狀。



2009年12月6日 星期日

落難貴族


穿著迷彩牛仔褲,揹著迷彩背包,怎會像落難貴族呢?

   距離明年三月的生日,還有好一段日子,但現在便收到第一份禮物了,似乎有點過早,應該拒絕收下才對,然而,送禮人說,明年三月他不會在港,趁移民之前,把禮物送我,也可留作紀念……

  
為了紀念一段十年的友誼,我終於順了他的意,收下這份禮物。

  
這位也是讀醫的友人,三年前通過中醫執業試後,一直找不到一份理想的中醫相關工作,為了圓一個行醫的美夢,他斷斷續續地在藥材店裏當坐堂醫,賺取那份極為低微的收入,後來,終於敵不過現實的折騰,也受著家人的壓力,只好決定移民加國,今後,在遙遠的他方,不知能否繼續行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