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6日 星期一

一回憶就隨風


  這件繡花牛仔衫是近日常穿的外套,因為喜歡它的輕薄料子,穿上身,十分舒適貼服。自從大病以後,我再也不能穿傳統的牛仔衫了,一身弱骨子,總沒法承擔這種沉重衣料似的。

  牛仔衫褲,是我慣常愛穿的服飾,一年四季都可以穿著,相信就這樣可以穿上一輩子的了。

  最近也穿破洞牛仔褲,以往只在周六上班穿,如今,卻又到了另一種境界,隨心而為,任意逍遙,簡簡單單便好,不就是為了取悅自己吧……

2016年12月21日 星期三

得之我幸


  在冬至晚飯上,二嫂送我上面這盒純黑巧克力,她說在商場一家小店瞥見,便二話不說的買下來,同行的二哥卻疑惑地問:「你怎麼曉得小妹喜歡這東西?」

  呵呵,二嫂就是二嫂,她笑嘻嘻的回二哥的話:「買這東西,重點不是巧克力,而是這個盒子。你根本不了解你的妹子,她的喜好早已寫在網誌上,作為她的讀者,我當然明瞭。」

  拉斐爾的名畫,《小天使的遐思》,簡直是我的至愛,二嫂當然了然。送我此物,我當然會喜歡,還會留在身邊,珍而重之。

2016年12月11日 星期日

知君欲問人間事

左邊是逍遙堂的大廈門口,人來人往的彌敦道;中間是旺角港鐵站上的動漫畫廣告,一個名叫「醫師」的花俏角色;右邊穿著破洞牛仔褲的,才是真實的逍遙大夫……

   病友露比來覆診,閒聊了一會兒,然後拋下幾句話,便揚長而去。

  露比小姐輕輕的說:「我和你和她,都是假的,如夢幻泡影……」

  呵呵,這位小姐近年精進學佛,已到了這個境界,我亦無言以對,只能說,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吧。

  我坦白的問露比:「你放了長時間的停薪假期,去法會做義工,經濟能應付嗎?若有問題,你來看病,我可以出點綿力,減免你藥費。」

2016年12月5日 星期一

謙謙君子


  近為逍遙堂搬遷一事,向玄學友人問卦,結果開出了一個謙卦,變卦為明夷。這個謙卦一直跟我不離不棄,打從習醫以來,每次問卦,它便會跑出來,警示我,處處要謙遜忍讓……

  謙受益,滿招損。這個我當了然。

  以往在大醫院當實習醫師時,既要努力學習,又要避免樹大招風,期間看見許多不公平現象,常徘徊於挺身而出與得過且過的關口,而往往最後決定,還是做回自己,率性而為。

  接下來,剛行醫,又遇上自己的中醫新書出版,卻招惹了同行誣告,說我在書中公開病人私隱,雖然後來經中醫藥委員會審查,得以還我清白,但這些無明之煩擾,實在讓我困頓難耐。

2016年11月23日 星期三

相 逢


  我那超有性格的病友賈寶玉,終於在離別六年後,亮相逍遙堂。

  當她送來上面那件,購自美麥多包餅店的肉鬆蛋糕時,我真的十分感動,幾乎快要掉下眼淚來。

  塵世間,還惦記著我愛吃這款蛋糕的人,相信如今,就只有她了!

  回想當初行醫的日子,清苦艱澀,但看過這網誌並找上來的病友們,卻千方百計追蹤到上環燕窩莊來,對我這個剛行醫的小郎中,十分熱情,他們送來各種各樣的食物和玩偶,大部份是我在網誌上寫過的。

  真的是,寫者無心,看者卻有意吧。

2016年11月20日 星期日

人生格局

通達食店是我近日常去的地方,
為了吃到熱騰騰的腸粉和燒賣,
我會獨自前往,還會順路探望我那讀過的小學……

   有時候,我會很偏執去做一些別人看似奇怪的事情,例如每天聽著同一首歌,看同一本書,吃相同的食物;然後,你一定以為,我也喜歡見著同一個人,直到地老天荒?

  你錯了。

  我偏執的,都是對事對物而不對人。事實上,打從十八歲離家出外遊學開始,我便習慣了一個人生活。

  一個人賞花,一個人旅遊,一個人看電影,甚至一個人出入醫院,一個人出席紅白二事。

  這大概就是人生的格局吧,性格決定命運,表面看來,你好像有不少選擇機會,但其實並不如是,在既定的框架下,你還是走在命運早已鋪設的天羅地網之下。

  原來,充其量,我們只可作微調的掙扎,最終,還不是應了命運的播弄,一切合該如是吧……

2016年11月16日 星期三

安好如初


  我對耳穴的研究,最初是萌芽於學習腳底按摩時,那時候是為了治療媽媽的宿疾,而苦心鑽研吳若石神父的腳底按摩治療法;然後才漸漸接觸中醫的外治法,其後,接著而引發的逍遙行醫故事,一切便是緣由於此……

  當年習醫,終日愛抱著耳穴腳穴模型不放,簡直學醫成痴,近日偶爾在網上發現一款耳穴新模型,其中所標示的穴位更精細詳盡,於是便請病友惠芳幫忙訂購。

  未幾,惠芳便傳來上面的相片,呵呵,原來耳穴模型已訂購回來了,先讓她的先生借來裝順風耳,過兩天才給我送來。

  老實說,走在行醫路上,我絕不敢懈怠,除了日常努力溫習固有知識外,還要不斷精進醫術,實行終身學習,這次得貴人相助,幫我研發耳穴治療的新領域,望能學以致用,實際用在病人身上……

2016年11月9日 星期三

最是人間留不住


 

  這兩盆米仔蘭是我搬回家的,記得那天,我跟媽媽到筲箕灣買花,原沒打算買這類沒有萬紫千紅色相的純樸植物,後來卻選無可選,只好帶它們回家……

  一切皆因無心,故後來才覺得格外珍貴。

  塵世間,許多事情都是發生於無意之間,譬如你我的相遇,但既然相遇,緣何又生別離?

  也許,別離往往在計算之內,那原是有意的安排……

2016年10月30日 星期日

平凡的早餐


  十月最後的一個星期四,難得約會舊同事卡文,在長沙灣吃早餐。

  這次,除了重遇過著悠閒退休生活的卡文外,還可一次過吃到我所鍾愛的平凡早點,包括絲襪奶茶、雞尾包、腸粉和燒賣,各樣食物送上桌時,都是熱騰騰的,實在讓我吃得感恩。

  何解要到這個陌生的地方?

  話說我對知識的欲求仍十分熾熱,近日又開展了重閱經典的讀書計劃,找來兩本務求要讀破的小書,但又不忍把原書弄壞,只好先把書影印一本,用來書寫筆記,卻又一直找不到可提供此服務的影印店。

  後來,卡文幫我找到這家位於長沙灣的,我們便相約交書,也順道一起吃早餐。

2016年10月23日 星期日

不染塵埃


  跟友人說,我每天會在早餐時吃三至五種水果,他們都不大相信,因為對他們來說,早餐要弄這麼多種水果,是一件十分麻煩的事。

  好吧,這天,我特意把早餐水果拍下來,給你看看。這次預備了香蕉、黑葡萄、藍莓、車厘茄和黃金奇異果,顏色美艷妖嬈,味道清香脫俗,尤勝過什麼珍饈百味。

  我不是跟你說過嗎?自我回家跟雙親居住後,便肩負起一家人的膳食安排,當然也包括這些水果了。正如友人所言,若要把多種水果,削皮、切丁和鹽水泡洗,的確須要一點時間,但為了媽媽喜歡,我也甘之如飴。

2016年10月16日 星期日

悠悠心事空


  趁放假,總希望多陪伴媽媽,往外走走,即使媽媽仍須撐著手扙,我又左手拖著購物車,右手扶著媽媽走路,單憑二人步履蹣跚的外相,分明就被列入為「老弱傷殘」行列,搭乘電車,大家都讓座呢。

  平常往筲箕灣菜市場購物,其實也是一件樂事,尤其是可以幫襯那些街坊老店,買一些小東西,像上圖的蛋糕仔,便是在一家細小的傳統麵包店買的,雖然沒有車厘哥夫的好吃,但勝在便宜又新鮮。

  還有那些鮮魚鮮肉,媽媽看了就喜歡,她買得雀躍起勁,我在旁忙著把食物塞進購物車裏,一邊應和著她,計劃這幾天的晚飯餐單。

  與媽媽一起聊天,一起買菜,閒談家常瑣事,淡然中感到微微的喜悅,那是以往離家千里,獨自生活時,沒法領會的。

2016年10月10日 星期一

紅葉成詩想到秋


  這天陪媽媽到瑪麗醫院覆診,看著教授大樓前面向海的景色,那兒是港大李嘉誠醫學院的位置,也是中醫學院上課的地點,前塵往事,點點滴滴,頃刻湧現。

  往事如煙,飄飄然,隨風消散,也就如此淡然,如今重新審視,竟也沒有太多感觸。

  看來時間真的有淨化作用,歲月的磨難與催逼,從來都不能讓人停歇,為了繼續前行,我們只好精簡行囊,當然也包括刪除多餘的記憶雜事吧。

  刻下,秋風拂面,看著幾片落葉飄落腳邊,便想到一位新認識的網友,他同樣愛拾起枯葉,在葉上寫詩。

  是真的,塵世間,還有這麼一位特立獨行的詩人,活在香港這個世態炎涼的小島上……

2016年9月28日 星期三

念念空空


  近日中午,都愛往朗豪坊的美食廣場用餐,這陣子都點韓式套餐,可選兩款粉絲和米飯,同時滿足了兩種要求,味精不算多,價格還可接受。

  其實,我之所以愛上這套餐,是因為欣賞這款餐具吧。一個盆子有兩個間隔,大小剛好,很適合獨個兒享用。

  當然,這讓我回憶起以往獨居的一段逍遙日子,那時候,很愛自己弄吃的,如果有這種精簡餐具,對於我這類孤獨女子,就方便了。

  法師開示:「念念覺照,勿等塵境現前才覺照……」

  塵世間,人物、時間與地點,何解總是錯配?

  有時候,我會在夢境裏重組劇情,把兜亂了的人物,先後出場的次序,重新安排,然後,給予奇妙的場景,還配以精彩絕倫的背景音樂。

  是故,一切由創作開始,什麼人物、時間和地點,都由我創造,如此經歷「成住壞空」之後,又復「成住壞空」。

  創作如同夢境,反覆幻減又重現,無有起始……

2016年9月21日 星期三

晚風拂柳笛聲殘


  這些天,晚風吹拂,送來爽快涼意,終於可以收起那些,淡淡衫兒薄薄羅,而我和Candy 設計的溫暖牌毛冷披風,也快要完工了。

  話說這件紫毛衣,剛開始時,是我們一起構思的,由我織到四分之一左右,媽媽便要進院做手術,於是,我便忙到不可開交,也要減少逍遙堂的應診時間。

  然後,毛衣便由Candy接手,織到現在,已完成衫身部份,加上反領位便可。

  感謝Candy,在這段忙亂的時間裏,給我很大的支持,在公在私,為我解決了不少問題;當然,還有我那些體貼的病人,多能包容我的不規則應診時間,盡量配合,實在難得……

2016年9月16日 星期五

天涯共此時


  周二,老Blog友花老爺來送中秋賀禮。一年沒見面了,這天看見他有點疲態,查問之下,原來他前天接了朋友的一項工程,工作至深夜,才睡三小時便起來,然後又匆匆來旺角找我。

  「既然沒空,便不必趕來送禮啊!」我說。

  誰知,花老爺卻這麼說:「唷,中秋節快到了,給你送上你最愛的日本水晶梨,還有我小女兒烘焙的卡通月餅……」

  我傻傻的看著他慈祥的笑容,真的甜到入心,我這個小郎中,也不知哪裏修來的福氣,竟然得到這位長輩疼愛,每年中秋節,為我送來應節禮物?

2016年9月7日 星期三

物換星移幾度秋

哥哥在印度的小狗,十分淘氣,最愛把頭鑽進衣架子裏,自己玩得很開心……

  九月一日清晨,收到舊同事卡文的 WhatsApp,祝我逍遙堂七週年快樂!對呀,卡文跟我慶祝了過往的五個週年紀念,每年都請她吃大餐的,她當然會記得這一天。

  呵呵,你可真的沒法想像,逍遙堂竟然還在呢?

  一個似乎不可能堅持的契約,還是在風雨飄遙中,給微塵般的信念守望著,誠然上天仍默默眷顧著我,這個弱不禁風的小郎中。

  每次當快要倒下來的時候,總會讓我看見前路一點曙光;在快要窒息之際,讓我呼吸一口來自彼岸的清靈空氣,讓我相信,人間仍有希望,一切難關,總會過去的。

  如此這般,我又在紅塵江湖中,輕輕擺渡,繼續走我逍遙路……

2016年8月31日 星期三

剛巧趕上了


  近日,偶爾在網絡上,重遇昔日文學系的一位尊敬學長,當年原打算追隨他,往紐約繼續升學,怎麼回港後,卻發現家裏經濟出現問題,已拿不到學費了。

  當時心想,滯留香港一兩年,先工作吧,賺夠了第一個學期的學費便可起程。誰知,賺錢原來是一件十分吃力的事,一年又一年的過去了,我還是賺不夠那筆看似容易,但卻遙不可及的起步基金。

  歲月蹉跎,時光飛逝,在忙碌而磨難的生活中,我早已忘卻往紐約升學的夢想。

  然後,聽了董建華特首的呼籲,要把香港創建為「中藥港」,於是便全心全意報讀了中醫全科課程,其後,便成為首批由本土大學培養出來的現代中醫。

2016年8月24日 星期三

醫院印記

嘉嘉從台北帶來的手信,是一隻皮樹熊扣帶,把耳機線繫上,既整潔又美觀……

   整個八月天,天氣炎熱翳悶,要不就是連綿大雨,若貪一時之快,不帶雨傘出門,雨就是下過不停,後果當然要自負啊……

  這個月,幾乎一半時間,頻頻往三家港島醫院跑(瑪麗、東區、東華)。瑪麗醫院鄰近港大醫學院,我當然十分熟識;東區醫院靠近太古的家,也是我常到覆診的地方;而東華醫院鄰近上環燕窩莊,更是我碩士論文指導老師的駐診醫院,我也要到那兒見習碩士針灸課程。

  只是,如今角色大兜亂,以往是醫科實習生、病人,現在則是病人家屬。

  回想四年半前,我大病住院一個月,家人每天到醫院看我,媽媽和嫂嫂更要預備湯水和鮮果來,風雨不改,那種身心疲憊的狀況,現在我方能深切體會。

  說真的,假如你很疼愛你的家人,你就要管好自己身體,別生大病,讓家人受累嗯……

2016年8月10日 星期三

網誌十年


  做一件事,可以持續十年,應該不容易吧!

  也許,性格使然,我一向做事,只要有興趣,便會堅持到底,那種執意獨行的毅力,有時也會讓自己動容。

  打從2006 8月開始,在雅虎開始寫網誌,期間雅虎關閉了網誌服務,然後便遷往谷歌,至今年8月,剛好十年了。

  在那次大遷徙中,的確流失了大部份Bloggers,相信這是自然淘汰吧!畢竟,網誌這熱潮亦漸次消退,人們總是喜新厭舊,當大家轉往臉書,希望與人分享與關注的同時,誰還會依依眷戀,寫網誌這小玩意?

  人生到底有幾個十年?

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

何處覓神醫


  昨天到茘景大樓出診後,到葵芳新都會廣場吃晚飯,之後,在商場裏隨意轉遊,偶爾重遇多年前曾光顧過的一家民族服裝店,店主說租約在十二月到期,之後便要遷離現址,為了支持小店,我便挑選了上圖兩件衣裳……

  我喜歡的衣物,大都是那種形格,一件襯衫或斗篷可以穿上十多年,平日還會到相熟的服裝店添購;也許,我的穿著裝扮,與她們店裏的衣飾風格協調吧,我與店員,就這樣建立了一種看似疏離,但又十分親和的關係。

  當年剛行醫時,曾經到這廣場探訪,有意在這兒開設診所,只是機緣未具,終不能成事。

  其後,人生轉折多變,也沒有閒暇到這兒購物了,沒料到,多年後重訪這地,我已是一個有點經歷的小郎中了。

2016年7月31日 星期日

細數流年


  為了到瑪嘉烈醫院的復康及療養大樓(荔景大樓)出診,順路到美孚一遊,那兒的景物充滿了童年回憶,尤其是多多麵包西餅店,沒料到,她竟然仍在原址屹立著……

  記得這家餅店的小蛋糕,與車厘哥夫賣的極為相似,同樣受我們歡迎。那個年代,這款小蛋糕也要以袋裝賣的,價錢不便宜啊,只有拉著媽媽去,才可以買到。

  當我拎著一袋小蛋糕回學校,便會立馬與同學分享,分到最後,才發覺沒有留給自己,傻乎乎的。

2016年7月24日 星期日

等待的漫長


  我一直強調,自己並不是擅於等待的人,也不會為任何人而守候,除非為了一個諾言,我會為了等待某人的出現,而等到寂寞到夜深,甚至等到海枯石爛,等到自己也變成化石。

  是故,我不會輕易許下等待的信約。

  可惜,塵世裏,走在人生邊上,漸漸發現,原來充斥著大大小小的等待,而絕大多數更是沒法躲閃,就如等待種子的萌芽生長,等待時機的成熟,等待生命的輪迴……

  近日,聽癌症病人訴說他的一連串治療過程,包括到西醫院檢查、覆診、看報告、再複檢、電療、化療、手術等等等等,全是繁複而磨難的等候程序,要急也急不來,一切就只能靜心等候。

2016年7月17日 星期日

陪你無聊


  謝謝你,還記得我喜歡吃桃子,尤其是日本空運來港的鮮桃,用手剝皮來吃,桃汁流滿指篷間,一邊貪婪地吃著桃肉,一邊舔著手指的汁液,吃的豪邁奔放……

  吃完桃子,手仍留有餘香。唷,我真是一個有口福的人,無論在哪兒,總是不愁吃的,而且大多能吃到鍾愛的食物。

  經過五窮六絕的光景,又到了七翻身的時候了,如今,逍遙堂還在,還是屹立於風雨飄搖的旺角區。

  我一直堅守在這兒,壓根兒,就是為了方便新知舊雨的來訪。

2016年7月10日 星期日

說走便走

這「琉璃花」是惠芳送來的,她說給我放在診所裏,
多多觀賞,人也開心些……

  惠芳心細如塵,觀人於微,送我這盤永不凋謝的乾花,當然有她的用意吧!

  無奈,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眼前光境,亦只道是尋常,尋常境物,尋常心情。

  賞花,原是我一直以來鍾愛的浪漫活動,不論身處何地,當念頭萌起,說走便走,當下只欲奔赴一場繁花似錦之旅,去哪都可以,任性而為,不必顧念周全。

  有關這種說走便走的行徑,如今已不復當年了。

  不知何時,發現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一切的決定,變得拘謹;一切的行動,瞻前顧後,再也不能隨便說走便走。

  既然,所有的相遇,要有千年的緣;所有的擦肩,要有五百千回眸,我們的相遇相知,已然應和了緣份的牽引,為了一個千年之約,今生傾赴這場人間花季,經歷過花墜、葉落、凋零,也應是曲終人散之時。

2016年6月29日 星期三

誰在彼岸行吟

病友余小姐送的貓咪袋子,是在高雄買的,
貓咪似乎已是逍遙大夫的商標了,
送我貓咪,興許不會錯的……

  以往,我常到台灣高雄遊玩,因為那兒有熟稔的友人,也就這般機緣巧合地遇上了李鳳山老師的「平甩功」,我的行醫故事,從此便改寫了。

  我一直深信,在現世裏,能遇上一位給你解除病困的醫師,甚或一種功法,多多少少也得靠點緣份吧。

  緣份看似飄渺,但當你遇上了,能否珍惜,並且好好把握?

  當然,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2016年6月22日 星期三

糾 結


  病友王小姐和曾姑娘到日本旅行,送來上圖兩份禮物,記得那隻烏黑黑的豆袋寶寶,是曾姑娘有次拿來給我看過的,見我喜歡,所以這次特別買一隻送我。

  那天,王小姐甫見我,旋即問:「醫師,你沒事吧?有什麼不舒服?」

  奇怪唷,病人來看病,反而問醫師,是否有不適?

  這就是我的病友了,亦病人亦朋友也。我與病人的互動關係,已然超出了一般醫患的範疇。

2016年6月15日 星期三

風來疏竹


  這個超可愛貓咪袋子是你送的,我一直留在身邊,如今,用來裝毛冷球,就放在逍遙堂裏,當織女的日子,它總會靠近我,每次看見它,便會惦記著你。

  六月過了一半了,這一年過的特別快,快到忘記要忘掉的事情,冷不防,讓思念爬上眉間心上,才忽爾發現,記憶又給重新組合,一次又一次在腦海裏反覆播放,那些漸行漸遠的人和事,總是繾綣纏綿。

  是的,事來心始現,事去而心隨空。

  我都這麼認為,並且努力學習,只是這個「空」,真的不容易嗯!

2016年6月9日 星期四

朵朵詩意


  媽媽曾經耐心種過沙漠玫瑰,耐心是真的,因為一年才開花一次,而媽媽只有努力澆花,時時盼望,好不容易,才看見沙漠玫瑰綻放嬌美的花兒。

  然而,網友花老爺種的沙漠玫瑰卻不一樣,四季開花不斷,每次開的花都極之艷麗,上面的相片,便是前天花老爺傳來的。

  看見火紅玫瑰,暗自妖嬈,念及花老爺,惦記著那段在雅虎寫網誌的熱鬧時光,這樣又過了三年,據聞,現在仍繼續寫網誌的人,應該所餘無幾吧。

  今天,看著花老爺傳來的相片,心情恁地落寞;忽爾,思念著那些散落天涯的雅虎網友們。 

2016年6月5日 星期日

問如何下去

天空海闊任鳥飛,小小天地跳飛機,
大眾一齊唱首歌,開開心心真有趣……

  在世間尋覓愛侶,尋獲了但求共聚
  然而共處半生都過去,我偏偏又後悔……

  這幾句歌詞,的確很寫實,人生大抵如是吧,得一想二,永遠都是錯過的好,別人怎麼都比自己好?常活在這種比較心態中,終究還是「求不得」苦。

  今天與老朋友聊天,友人又陷入一段痛苦戀情中,身心俱疲,但這份感情卻看不見前路曙光,一切如膠著狀態,時間卻漸漸消弭,面對如雞肋般的戀情,她心情糾結,難捨難離。

  為何離別了,卻願再相隨
  為何能共對,又平淡似水
  問如何下去,為何猜不對
  何謂愛,其實最愛是誰……

2016年5月25日 星期三

從來茶道七分滿


  經過幾次大搬家後,能留下來的身外物,越來越精簡,這天找來這張柯德莉夏萍的《珠光寶氣》,是給我留下來,碩果僅存的幾張VCD之一。

  何解我會依依眷戀這張VCD

  也不曉得,只知道,每隔一段時間,我便會拿來重看,看著女主角穿了那條黑色背心長裙,清晨站在Tiffany總店前面,寂寞地吃著麵包,一種落難貴族的神韻,就這樣烙印在我的心田裏,久久不能離散……

  在形勢比人強的局面下,你要如何整裝待發,繼續上路?

  不如,索性穿戴整齊,甚至可以浮誇一點,以一種輸人不輸陣的姿態,面對當下的境況吧。

  境隨心轉,以心攝境,未嘗不是一個見招拆招之法……

2016年5月15日 星期日

自然的機遇


  緣,就是自然的機遇。

  一對戀人在娑婆世界裏的邂逅,其實就是自然的機遇,時間與地點配合得剛剛好,一切便是緣份的牽引,誰也沒法掌控。

  也許那天,我們的相遇,就差那麼  0.1  秒的距離,一個不留神,彼此閃失了緣份的指示,即使在街上擦肩而過,在我剛要回眸之際,你已消失在人群中。

  是的,我想,在塵世間,我們唯一可以邂逅的機遇,也就如此輕輕錯落了。

  那天,在公園散步,友人問,何解我會拾起花徑上的落葉?

  我拿著一片枯葉,輕輕拂面,然後,喃喃的說:「在枯葉上寫詩唄……」

  友人當下,笑得人仰馬翻。

2016年5月8日 星期日

到海邊找卡夫卡


  今天到太古附近的海濱公園轉遊,竟然給我發現了這種脫俗出塵的白蟬花,其花瓣潔白,重瓣朵大,極香,深深吸引著我,於是便隨手拍了上面的相片,貼在這兒,給大家分享……

  漫步海濱公園,是近日鍾愛的活動,尤其是在母親節,牽著媽媽的手散步,一邊看海,一邊賞花,讓媽媽呼吸新鮮空氣,又可在觀景台上練平甩功,曬曬太陽,享受半天的悠遊閒情,實在是假日的理想節目。

  喜歡流連這兒,最大原因是遊人不多,就算是在假日,外傭姐姐兵團也少見,我和媽媽可以慢慢踱步,到中途的涼亭才小休,光顧那兒的小賣部,喝Zero 和吃燒賣。

  沒料到,人生兜兜轉轉,不知繞了多少的彎路,蹉蹉跎跎,走到餘下的生命現場,還可以扶著媽媽,賞花、看海、逛公園?

2016年5月2日 星期一

生活艱難


  為了這個無敵維港美景,也為了慶祝姪兒拿了第一個學術獎學金,我們一家人跑到尖沙咀 isquare  吃晚飯。香港夜景世界聞名,但對於我這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來說,面對這等色相,心中不曾泛起波瀾。

  也許,早已了然,璀璨夜景過後,那一場如煙花易冷的虛空落寞,更讓人傷感慨歎吧。

  是的,那些繁華喧囂的境遇,經歷過了,也就不外如是,人生走到當下,應該也無風雨也無晴……

2016年4月19日 星期二

何必在意


  新病人看見我這個迷彩手袋,頗感驚訝,因為不敢相信,一個女郎中會使用這種看似十分叛逆豪邁的袋子,而又竟然在應診時,也如此這般率性打扮……

  她當然不了解我。

  自從離開了上環燕窩莊以後,再沒有必要應診時穿上醫生袍,我便開始隨性而為,最隨緣自在的,是做回自己,愛穿自己喜歡的衣服,做自己慣常開心的事。

  何解人們總以為穿上醫生袍才是醫師?

  如今,幾經折騰,終於可以不依賴外相而行醫了,那好像破繭化蝶的一個過程吧!而我,恰恰是莊周夢蝶的蝴蝶,總不能辨別何是真實現場,何是夢幻奇景?

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紫玫瑰的花語


  剛收到一份遲來的生日禮物,是一朵縷空的紫玫瑰書籤,送花人就是那位,跟我結下了一份頗深緣份的病友陳小姐。

  一直以來,我都希望與病患之交往,能夠保持距離,盡量奉行「診所事,診所了」的原則;然而,本乎真誠以待,順著自然性情流露,在這幾年的行醫生涯中,與多位病患,竟也漸漸走到知交好友的情份上去。

  因為一切忠於自己,也就只好跟著感覺走,沒有刻意,沒有矯情,疏疏離離的互動著,便這樣隨緣交上了幾位知心友,陳小姐便是其中一位吧。

  記得那年,當我大劫歸來,正受著康復過程中的多種折騰考驗,雙腿水腫,行動困難,左肩又給人撞傷,夜裏肩膀疼痛難眠,陳小姐看我在網文中的坦白描述,隨即給我留言。

  她說:「看見你的苦楚,十分心疼,但願我能為你受苦!」 

2016年4月6日 星期三

自在飛花輕似夢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


  踏入四月,我家陽台上的盆栽,花開嫣然,矮小嬌柔的家樂花和飛舞花姿的錦上添花,互相輝映,各自各精彩,為這個遲來的春天,點燃了艷麗的煙火……

  本來以為,人間四月芳菲盡,塵世間,所謂花色香應該已看化吧,沒有什麼希企,也沒有什麼失望,一切理所當然,當下就是最好的境況。

  然而,風舞繁花,送來淡淡幽香,一片璀璨色相,還是讓人看見心花怒放。

2016年3月28日 星期一

一雨微塵盡


  打從四年前,在醫院度過了那次觸目驚心的生日後,歸來以後的每一天,都視為人生的額外獎賞,更沒有刻意去為自己慶生。就只有企望每年的今天,能有機會照顧雙親,陪伴他們過著恬靜悠閒的退休生活,於願足矣!

  然而,我那些親愛的友人與病友,就是惦記著我,剛踏入三月,便不斷邀約我聚餐,給我無限的祝福與鼓勵,在推無可推之下,便接受了一兩個約會。

  其中,今天與惠芳夫婦在銅鑼灣翠園的飲茶,便是一個遠超乎醫患之情的午膳。

  惠芳對我的關愛,愛屋及烏,她同樣關顧著我的雙親,每每在細微處,盡顯她那慈悲而溫柔的心懷,這些我都收到了,並且十分感動。

  我們這樣便交往了好幾年了,淡淡的,輕輕的,看來會是一輩子的友誼啊……

2016年3月26日 星期六

十字街頭好打坐


  同事 Candy 有一天跟我說,原來,她活到現在,一把年紀了,仍沒有試過為自己切一個生日蛋糕,她總是為別人安排生日節目,而大家卻忘了給她預備蛋糕……

  好的,我當然樂意給她圓一個這麼細小的心願!

  於是,我便為她訂了上面這個半磅重的紫薯巧克力蛋糕,特別讓她痛快地切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生日蛋糕,就在2016年一個平凡的下午,這天天氣陰霾陣雨,趁沒有病人求診,我們便開開心心地吃蛋糕,喝無糖咖啡。

2016年3月16日 星期三

閒花淡淡香

2016維園花展的主題花──洋彩雀
(擷取自「路過蜻蜓」網誌)……

  今年,媽媽沒有興趣逛維園花展,也許是天氣關係,沒有陽光,陰霾霧重,長者們的風濕關節疼痛,媽媽也不例外,這陣子又犯感冒,咳嗽氣喘,更不宜外出。

  至於我,在香港逛花展的目的,就只為了陪伴母親大人罷了,今年不去,倒不覺得可惜;反而,瀏覽其他網友的網誌,觀賞他們放上網的花展相片,心情愉悅,是為今天例假待在家裏的餘閒節目。

  從來,我只愛在彼岸看花,於迷幻矇混中,保持適當距離,方能捕捉繁花之美態,空中飄散著幽幽花香,份過誘人,尤其沉醉。

  那麼,如何才能到達彼岸?

2016年3月9日 星期三

風流雲散

 

  這天在花園街閒逛,竟然在一家文具店裏,找到這張香港大學港鐵站的地鐵卡套,除了喜出望外之餘,還讓自己陷入昔日求學的種種苦思中,其中夾雜著萬般甜酸苦辣的回憶,委實是無限痛苦與貪歡享樂並存,真是人生難得的一段刻苦時光……

  當年在港大醫學院上課,不知多少個晚上,披星戴月,拖著疲乏不堪的身軀,轉三次公車才能回到天水圍居所,於是,我一直企盼,企盼地鐵線能延伸到香港大學。

  不瞞你說,那幾年的生日願望,就只望香港大學地鐵站快些落成,因為我的年代是跟著地鐵和麥當勞一起成長的,地鐵站所到之處,便不會迷路;有麥當勞的地方,便會吃的飽,當然,後來已醒悟這種快餐的害處。

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

妄 語

病友陳小姐送給我的小禮物,盒子太美了,捨不得拆呢……


  逍遙堂附近有一家馬會投注站,這天第一次跟  Candy 前往,目的是為了今期六合彩金多寶一億獎金,呵呵,你可沒看錯,我這個自號逍遙的人,竟然也會貪婪這筆橫財……

  事由我和  Candy 出外午膳,隨便閒聊,談到城中小市民的熱絡話題,便提及這個金多寶玩意,我們說著說著,不如順路到投注站合買六合彩。

  於是,我們各付了六十大元,共買了三張彩票;其後,我們展開了以下一段漫不經心的對話──

  我拿著彩票,忽然問  Candy:「你看,我們把中頭獎一億元的機會讓給別人吧,我們各中一百萬就好了。假如,我們真的中了獎,怎麼辦?」

  「中了獎,第一時間是要開一個聯名戶口,把獎金看牢,千萬不能給你,怕你轉瞬間便分送他人,或是全捐獻出去……」Candy 瞪著大大的眼睛,認真地說。

  「好的,就這樣做吧!然後呢?開了聯名戶口之後,我們怎麼辦?」

2016年2月21日 星期日

生命無所掛搭


  媽媽問,明天不是元宵節嗎?怎麼沒看我猜燈謎?

  看慣這網誌的人,大都曉得,我和媽媽都愛猜燈謎,從前喜歡逛燈會,在元宵節當天,跟幾位朋友一起競猜謎題,我們有計劃有組織地取題、拔題、交題,也常常猜中,並獲獎無數。

  但近年,那批友人流散的流散,回歸現實為稻梁謀者,忙到不可開交,更不會花時間陪我這閒人,玩這古老小玩意;而我,大劫歸來,已深居簡出,只有和媽媽猜猜網友開出的幾個謎題。

  我們玩得很起勁,媽媽其實是猜謎高手,在我的血液裏,流淌著這等文藝基因,偶爾給我一點閃耀靈光,所以猜中的機會也不少。

  然而,如今,還有人猜燈謎嗎?

2016年2月14日 星期日

高估了愛情

這個叮噹蒟蒻果凍禮盒,
是媽媽買給我的
賀年零食……

  從來,我們都是高估了愛情,其實,談一段風風火火的戀愛,充其量,讓激情燃燒殆盡,也只不過兩個月時間吧!

  愛情是沒有永恆不變的,而且愛情的保鮮期也特別短,過了保鮮期,所有愛情都會變成親情。

  我們一旦接受了愛情,也得要面對伴隨著「愛情套餐」而來的一切配菜,包括嫉妒、自私、偏執、妄想等等怨氣,不接受也得接受,當熱戀過後,要分手也不容易,但繼續下去,這份戀情,似乎最終,只會淪落為人生之雞肋……

2016年2月9日 星期二

歲暮生情賴此花


白雲深處寄生涯,歲暮生情賴此花
  農曆新年是一家團圓的傳統節日,希望流散各地的中國人,能歸家過年,與親人共聚天倫,歡度一個喜氣洋洋的佳節。

  前陣子,有一高人為猴年整體運程開了一卦,是第五十一卦,震為雷。才剛過立春,塵世間,一切天地變化與人事政改,似乎在預定的格局中,漸次浮現。

  兩天前,傳來高雄大地震消息,心裏忐忑不安,現在仍有百多人失蹤,不少救護人員日夜不休地在災區展開緊急救援工作,天氣冷了,看他們疲憊不堪,各方人士紛紛提供捐助支援,大家只望在瓦礫中拯救出生還者。

  想想我與台灣之情緣,沒完沒了,大抵也是跟你有關。

  當年,就只差那麼一步吧,我便會飛奔台灣,盡情投入你的生活角度,與你譜寫人生餘下的另一闕樂章;然而,選擇離開,離開一個近似第二個家鄉的地方,是因為緣滅而散吧,分離之後,便只有隨著歲月的消磨而遺忘。

  假裝遺忘,是為了保護自己,裝作若無其事,繼續忙碌工作與生活,然後,以為已釋懷。

2016年1月31日 星期日

行行重行行


病友曾小姐到日本旅遊,給我送來的一隻貓咪筷子坐,超可愛的啊……

  曾幾何時,旺角是我童年的一個快樂足跡,正如流連世界某一個角落一樣,地方與人萌生情愫,總是牽扯著種種細碎的故事。

  故事的情節延伸,無疑已超出我們估量之內,人物的淡出淡入,各自發揮,並沒有按照原定的劇本演出,雖然大致的格局仍是那樣,但細節範疇還是變幻莫測。

  自從大劫歸來,對身邊的事物尤其敏感,常因身子虛弱而不敢隨處轉遊,但這半年以來,因為新同事的出現,為我帶來嶄新的視野角度,我們多了出外午膳,偶爾也會逛逛花園街。

  到底,花園街有多好玩?

2016年1月27日 星期三

攜手紅塵

這是Candy 用利是封做的一對金魚,送給我過農曆年的,
但在轉念之間,我又發揮了一貫的借花敬佛精神,將之轉送了露比小姐……
  
  K 師兄總是疑惑,何解會有病人千里迢迢來找我看病?我又不是什麼隱世神醫,更不是某某著名老中醫之入室弟子?

  在師兄眼中,我並不符合他值得推介的中醫條件,因為我不夠老,從外相以及真實年齡來說,我都不是他認為有資格的「老中醫」。

  說的也是,我從不賣廣告,行住坐臥,盡量低調,絕不會像年輕時那樣的意氣風發,飛揚跋扈,鋒芒畢露。

  細心想想,也許,就是因為寫了這個網誌吧!

2016年1月17日 星期日

俱成往事


  誠品在太古城開店,媽媽喜孜孜的要我帶她前往,我其實沒有多大的雀躍,根本就沒有期望,只是順著媽媽的意思,找一天例假,隨便到那兒看看。

  雖然在那兒發現有售台灣的特產小吃,包括我喜歡的黑金剛花生和上圖的「不二芝麻糕」,仍是不願逗留。這兩款都是黑漆漆的食品,記得多年前在台灣遊玩時,友人極力推薦,還送了兩包來酒店給我品嚐。

  當時,我對這般色相,沒有絲毫興趣,隨意放著,待快要離開台灣時,才勉為其難的拿一塊試試,呵呵,這一吃竟沒法停止,結果把一整包共十五塊的黑芝麻糕,就這樣吃光了。

  以貌取人,失之子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