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0日 星期日

莫相思


  這隻Big Big 仔毛毛玩偶,終於來到我懷裏,就在這個天寒地凍的大雪節氣日出現,正好讓我抱擁著,藉以取暖,似乎瞬間回到兒時,抱著毛毛公仔入睡的歲月。

  話說幾個月前,在電視大台上看見此猩猩在跳舞,雖然是人扮的毛毛玩偶,但舞蹈跳的靈活可愛,一見難忘傾心,所以便纏著在大台工作的病友,請她為我張羅這個小玩偶。

  這樣又過了幾個月,在繁忙的醫務生涯中,漸漸也把這件微塵般小事忘掉了……

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那一朵花開的時間


  註定讓一生改變的,
  只在百年後,那一朵花開的時間……
         (倉央嘉措《我問佛》)
  
  有關玫瑰的故事,似乎沒完沒了。

  上圖中的橘色玫瑰,是開在我家花圃上的鑽石玫瑰,今天才肯開花呢!我在驚艷之餘,還要快快拍下她的嬌容,因為了然,玫瑰開至極美之時,也意味著花兒快要凋零了,一花一世界,塵世間,萬事萬物,本當如是吧。

  還記得選購這花時,看它整盆枝椏已長滿花蕾,料很快便會開花的,誰知擱在家裏的園圃上,才過了兩天,也不知何故,沒有等到花開,整盆玫瑰的花蕾便凋落了,讓我和媽媽好生失望。

  我正要扔掉它,媽媽便拿來剪刀,把那些原本長滿花蕾的枝椏剪裁,像理髮般把整株盆栽修剪成超短髮模樣。

  也許,這種置之死地而後生之法,確實管用吧。

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靜畫紅妝等誰歸


  說到底,我終極是一個醉心做研究的人,假若某樣課題引起我興趣的話,我便會一頭栽進去,然後,獨坐幽篁裏,彈琴獨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享受到了一個境界,方可施施然坐下來,沏一杯遠年普洱茶,吃件小點心,慢慢翻掀著自己的鑽研成果,那種企圖圓滿預設的一點小確幸,實在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近日為了拍攝較專業的舌象相片,只好把那部唯一的Niko傻瓜相機拿出來,重新學習如何操作。是的,打從三年前開始,便全面使用智能手機拍照了,故早已把這種傳統相機封存,束之高閣。

  我們實在太依賴智能手機了,後果當然要自負啊!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不忍揭示的惻隱



  中醫對於舌診,自有一套博大精深的理論,開始習醫時,便對這神奇望診術異常著迷,除了千方百計,找來不少有關舌診之古今書籍及文獻,仔細研讀之外,還在臨床上,努力拍攝病人之舌象,然後經過分析琢磨,再與辨證論治之治則方案互參研究,更進一步追蹤病案,看看是否能真的達到治病求本之目標?

  為了拍攝一張滿意的舌象圖,我到底要花上多少心力?

  對於一個學醫成癡的人來說,可不曉得呀,但有了這個影象記錄,便大大增強我的研究心得了。

  臨床上,只能瞄一眼的舌診,及後卻可把舌象相片放大分析,細心鑽探每部位之神、色、形、態,舌苔之種種變化,實在可揭示一些深藏之隱疾。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生活有序


  從前,喜歡顛覆一切,特別揀選一條不平坦的路而行,總以為自己可以開創一片新天地,那兒的天空特別明亮澄清,空氣特別清爽怡人!

  慨歎,塵世間,事多與願違,當發現新大陸,未必比原來的故園,春色嫵媚,只是,不能回頭,前路茫茫,唯有一步一步向前進。

  既然目標明確,縱使繞了許多冤枉路,揮著汗水與流著眼淚,仍是會甘之如飴,因為我會為自己打氣,還會不耻下問。

  我學醫之路,從來不容易,也沒有傳奇地遇上什麼世外高人,肯收之為入室弟子。一切知識,都是一點一滴,辛苦勤奮所得,這其實也跟我的性格有關,從不輕言放棄,只要仍有呼吸,還是要學習。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瞬間即成過去


  每到十一月,靠近年尾,我便會為家裏張羅下一年的月曆,掛在客廳牆上,讓爸爸媽媽可以隨時翻掀,查看早已填寫得滿滿的醫院覆診時間表,以及一些家庭重要宴會。

  自我回家居住,這項重要任務都交由我處理,上面這張新掛曆是在陳湘記文具店選購的,這家老店,充滿了陳舊的歲月痕跡,店家老了,掌管收銀櫃台,其他員工似是家庭成員,一起努力幹活,很有舊式老店風貌。

  因為診所在旺角,我的活動範圍便繞著這區遊走,又加上有同事陪同,午飯時段,她可領著我穿梭於人多車多的鬧市,對呀,就像拖著小孩的手那樣,這樣我們才不會走失呢。

2017年10月29日 星期日

寂寞如灰塵


  這時節,秋風起,又是要抖擻精神,仔細重閱經典的時候,這天拿著王付老師的指導書,把古經方一再拆解,看看是否與臨床應用的,有所迥異?

  當然,以我一貫的閱讀習慣,也揀選了另一本,毫無關聯的小書,並排閱讀,隨手拿來的,便是《納蘭詞》。

  咦,想你已發現,上圖這本線裝巾箱書,早已給我用透明包裝紙包裹住,便曉得這是我深愛藏書之一。

  納蘭容若的詞,自有一派風流婉約,正好襯托出當下的心情,尤其是自以為精進地學習,在追逐無涯之知的同時,怎樣也要開個小差,讓自己迷惑片刻 ——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記得你曾說過,人生,寂寞如灰塵。然後,終於有一天,你拍拍身上的塵埃,飄然離去了。

  一切,似乎是那麼的順理成章,那麼的超然物外,那麼的輕如微塵……

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都是一團秋意


  病友陳小姐從台灣運送了上面這隻群貓碟子回來,當然是送我的。一個愛貓的中醫,卻因為患有嚴重的哮喘病,而不能飼養寵物,說來也有點滑稽。

  從前看過一個統計數字,原來許多人也有這般經驗,大概你越喜歡的東西,也同樣越會傷害你,這也包括人與物吧。過猶不及,如何與愛人(或愛物)適當地保持距離,才可愛到恰到好處。

  說是容易,做起來頗為困難。

  當初我養過貓咪,也不曉得自己的哮喘病頻繁發作,原來是跟貓咪有關,後來知道了,為了保命,只能敬而遠之。

  也許,就是曾經與貓兒有過一起生活的記憶,失去了便會傷感。

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移 情



  朱光潛是小時候所認識的一位中國美學家,長大以後,選擇作家時,從來沒有眷顧他,因為實在有太多的選擇啊。

  人生走了許多迂迴路,當有一天,偶爾回眸,在書店的一角,隨手揀選了這本書,然後翻掀了幾頁目錄,便買了它回來。

  趕往人生的下半場,一切應從心出發,買書亦然,跟著感覺走,始終是忠於自己的首選。我閱讀的方向,不是以目標為本的,可以沒有理由,並列看著毫不相關的書籍,純粹取悅自己,純然發揮移情大法……

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

明月明年何處看


  老網友花老爺在中秋節前幾天,又是沒有預約便跑進逍遙堂來,當然是為我這個愛吃日本水晶梨的小友,送來幾個大大沉重的梨子,還有他小女兒精心烘焙的糖貓月餅啊!

  每年,我都靜心等待這位長輩友人的出現,然後,我們又可以閒聊片刻,互相交換近日的生活點滴。

  花老爺說,今年香港的雨水特別多,天氣很不宜耕種,甚至連平常最易有收成的小蕃茄,也待不及開花結果便凋萎了。

  花老爺又說,農夫們碰面,都慨歎今年的天氣異常惡劣,根本沒法耕種,所以我們就只能吃外地進口的疏菜了。

  幸好,老爺子很快便適應了這種不為農田花心思的另類退休生活,就是與花師奶(他的太太)跟隨女兒們,分別往外地旅遊,或長或短的,只要女兒邀約,他們都樂意同行。

2017年9月27日 星期三

此時此夜難為情


  當媽媽把這些小芋頭排在窗邊,預備讓透進房間的陽光,慢慢把芋頭微微曬乾,然後七天之後,到中秋節當天,把曬得乾爽的小芋頭煲熟,用來拜月光,我便驚訝發現,原來這樣便快到十月了。

  一年容易又中秋。
 
  到底,誰偷去了我的歲月?

  怎麼稍事停步,才定一定神,當下的2017年,便所餘無幾了?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娑婆即遺憾


  我問佛:世間為何有那麼多遺憾?
  佛 曰:這是一個娑婆世界,娑婆即遺憾,
      沒有遺憾,給你再多幸福你也不會體會……
                 (倉央嘉措詩全集)

  對啊!今天想到上面幾句詩,心裏恁地明白,終於徹底明白了,原來就是如此,一切合該如是。

  說到底,我們還是在彼岸,仍在娑婆世界裏蹉跎,怎樣也得活在充滿遺憾的境況中,不得超脫。

  唉,請你喝上面這杯咖啡吧,杯子很美嗯!

  那天陪媽媽到醫院覆診,經過了幾小時的折騰,逃出那寒冷的候診室,第一時間便是跑到吉之島(現在改了名字叫AEON)的咖啡角,享受了這杯香熱的   Cappuccino,然後嘆口氣,感覺自己冰冷的小手,漸漸有了一點溫暖。

2017年9月17日 星期日

生活是柴米油鹽


  媽媽愛花,從前住在元朗,有前後小花圃,地方寬敞,可以讓她種植許多盆栽,後來遷往市區居住,家在高樓之上,只可在狹小的窗台上種幾盆小植物,但這總算有點綠意、有點花色、有點生活的小生趣……

  我本來不喜歡非洲紫羅蘭,也討厭她的平凡而粗壯的生命力,但這些天,我與媽媽逛花店,竟然提議選購了上面那兩盆紫羅蘭。

  媽媽奇怪的問:「你不是不愛紫羅蘭嗎?怎麼改變了……」

  是的,我的確改變了,尤其是對一些以往看似不喜歡的東西,如今開始接受了,而這種變化也來得自然,自然到連自己也沒察覺呢。

2017年9月3日 星期日

歲月無恙


  上面這兩本是現在僅存的小人書,天使和梵谷原是我的至愛,其餘的畫冊,好像就只有林風眠的仕女圖了,當天拋書,心裏就念著這三組影像,不屬此類的,便隨手扔掉,可狠心啊……

  老病號來訪,看見新診所縮小了,神色有點凝重,但當進來診室,發現那兩個大大的木書櫃還屹立不倒的存在著,竟也笑瞇瞇的說:「唷,大夫的藏書還在呢!真好,真好……」

  病友十分關愛我,亦深明,逍遙大夫只要有書為伴,歲月自然無恙,恰如日月星辰的廝守,宇宙浩瀚,流連其中,縱是微塵,也不枉曾陪伴流星,在夜空上劃過閃亮星光,即使是瞬間閃耀,也留給人們一絲莫名的盼望。

  你說過的,大天使已回天家了,就只有把小天使遺落人間,但小天使們委實太幼弱了,徘徊在這污染的凡塵裏,常自顧不暇,也會耗損那感應系統,是故偶爾也會迷路,你仔細看看,週遭也有些類似迷途的小天使,也許正企盼你的協助呢……

2017年8月30日 星期三

生活不是乞討


  昨午,在網海中偶遇一位多年前在報界工作的同事,跟老朋友閒聊近況,他驚訝發現,原來我現在已是一名中醫,而他縱使當過一陣子動物傳心師,但後來還是回到他的煮字生涯裏去,還悲歎地訴說,稿費已回到1997 年的水平,六角一字……

  友人是一位有堅持的傲骨漢子,浸淫在香港這個文化小圈子中,需要作出很大的努力與妥協。畢竟,時而勢易,當年我剛好趕上寫專欄的黃金歲月,每天在三份大報上寫專欄,稿費便可以養活自己,還能逍遙自在,投閒置散,整天泡電影節活動,從不覺生活艱難。

  然後,青春小鳥當然一去不回頭啊,我們各奔前程,各自走各自的路。雖然明白生活是要歷練的,不過聽友人對工作的控訴,不免有一絲黯然。

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給愛留縫隙


  感冒咳嗽多天,但依然回診所應診,因為預約了的病人多,不好改期,然後,聲帶發炎,不能說話,便只好全面休假在家養病。

  生病的日子,思考許多問題,譬如,何解會生病?我不是很保護自己的嗎?何解還是會感冒?

  追查因由,之前是爸爸感冒,他體質好,沒幾天便痊癒了,但接著是傳給了媽媽,這就麻煩了,媽咪身子弱,感冒咳嗽又誘發哮喘,病了兩周,我為了照顧她,也累壞了。

  媽媽康復了,便輪到我感冒咳嗽,每夜咳喘難眠,最終也只能休假靜養。

2017年8月6日 星期日

此岸彼岸


  跟著長輩們生活,吃的東西也跟自己獨居時的很不一樣,就以水果為例吧,自己怎會想到要吃黃皮呢?一顆小小的黃皮,包含一至三個果核,吃的麻煩,又要吐核吐皮,怎會討人歡心?

  黃皮緊接著荔枝而出現,泥黃色成熟的果子就這麼短暫地在果攤上亮相,毫不起眼。 

  可是,就因為媽媽喜歡,我便只好拉著購物車,老遠的跑到筲箕灣傳統菜市場去選購。查實,黃皮甚有藥用價值,古人有言「飢食荔枝,飽食黃皮」,皆因黃皮果肉能行氣、消滯、化痰,對媽媽的咳喘也有一定的食療價值,而且趁現在黃皮當造,也讓她吃個痛快吧。

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留人治病


  這是一位長者病人的左手,我送他一個哥爾夫球,並教他如何用此球為自己雙腿做按摩,以疏通他因長期血糖增高而引起的下肢肌肉萎縮與神經病變。

  他是自加拿大回流的病人,對西藥抗拒,不接受服用降血糖西藥,寧願回港尋找中醫治療,面對這類病人,我只有盡力而為吧。

  不是不能用純中藥治療,但也要視乎病人的實際情況,尤其是他兼有多種疾病,所以要跟病人約法三章,定一個時限,若不能緩解病情,則要另謀他法。

  這讓我想到另一位女病人,她患有高血壓病多年,一直堅拒西醫西藥治療,後經友人介紹到我這兒,希望以中藥降壓,但當我為她第三診時,號脈發現她的血壓飆升,已到了一個危險境況,遂隨即轉介她往西醫治療。

2017年7月23日 星期日

一茶一飯一書伴


  昨天早上五時,從我的房間往外看,便看見上面這張相片的美景,漫天雲彩,在清晨顯現,似乎不可意義,但每次將要刮大颱風前,大概天空上會出現這些不尋常的艷霞,在異常恬靜的氣氛下,隱藏著一股凌厲的勢頭。

  結果,昨晚下班回家已是一號風球,今早天文台卻改掛了八號烈風信號,四小時後又改發了三號風球。

  風雲幻變,誰也難以猜透。

  人生無常,天象難測,想想也有道理。研究中醫的人,都愛觀察天象,人體與大自然相互契合,小宇宙與大宇宙之相應協同,自有一定法則。

2017年7月16日 星期日

就此白頭


  近日,電視台為了推廣一個新頻道而展開的宣傳活動,出現了一隻叫Big Big 仔的大猩猩,他與幾個啦啦隊女郎四出跳舞做宣傳,舞蹈靈活可愛,我看見了,隨即跟著他跳,跳的合拍生動有趣。

  這原是我兒時常愛表演的動作,就是跟著電視的卡通人物跳舞,一學便會的,而且跳得活潑可愛(當然,這是十八歲之前的故事了,由小學開始,便會編舞表演)。

  爸爸媽媽看我跳的開心,也哈哈笑著,一切便由這個動作開始吧,之後,每當電視螢幕出現Big Big 仔時,媽媽便會興奮的大叫:「妹妹,Big Big 仔來啦,快來跟著跳呀……快呀……」

  唷!時間便像倒帶般流轉,人生過了一大半了。如今,回到老家,竟然可以重拾兒時回憶,做著兒時愛做的活動。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觀自在


  上圖中間那隻黑貓書籤夾子超實用的,是卡文往日本旅行時買來送我的,她當然曉得我的喜好吧,愛書人大都愛用書籤,但也會常丟失的,而這個書籤連夾子,夾在書頁上,卻十分穩固,也不容易掉落。

  塵世間,有許多東西會無緣無故的丟失,既是身外物,也罷了,不必太在意。

  書籤便是其中一樣小玩意,可有可無,但偶爾在藏書中,發現某片書籤,也倒能牽動起一些相關的思緒:例如,是誰送的?在何時發生的人與事?然後,接著的一連串推波助瀾的所謂記憶,便會隨即湧現。

2017年7月1日 星期六

浮世偷歡


  今天是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年的日子,這段悠悠歲月,也正是我成長的黃金年代,不經不覺便走到當下的人生了,回望前塵往事,除了驚嘆時光飛逝的實在太快之外,也不禁要審查一下自己的人生功課,是否能交出一份美滿的成績單?

  我是一個很會考試的學生,如果仍待在大學象牙塔裏的話,我肯定會很自信的跟你說,我的功課是圓滿的;然而,落到凡塵裏,面對浮世眾生,我的人生,總是跌跌撞撞,滿途荊棘與挫折,跌倒過不知多少次了,仍得要重新爬起來,兢兢業業,踽踽獨行。

  是的,還可以走路,怎麼說仍是有福的。

2017年6月21日 星期三

夏 意


  病友李小姐的家人往耶路撒冷朝聖,回來帶了上面這些以色列椰棗糕給我,還有她先生種的白蘭花三朵,那是我為媽媽要求的,只能要三朵,怕多了,我會受不了。

  你不曉得,我們居住的大廈,門前就是種了兩株白蘭樹,幸好我們住在二十樓,當夏日花兒盛開之時,濃香遠遠飄送,這種有了距離的幽香,飄到我家時已淡化了,我們方可漸漸享用。

  白蘭花香到極致,竟讓人生厭?

  塵世間,一切事物與人情,也不外如是的吧,恰到好處便是溫柔,過猶不及就是強差人意了。

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逍遙風塵外

這本綠色貓咪筆記簿可愛嗎?
用來記錄一些生活雜記,又可練習寫字,也不錯啊……

  自從診所實行電腦開方後,我幾乎不大會寫字了,每張由電腦打印出來的方子,我只需在醫師簽名欄中,用鋼筆簽下我的名字罷了;然而,我本來就是一名文具癡,最愛收集各類筆記簿,以及各式各樣新奇又有趣的文具。

  行醫以來,閱讀習慣逐漸改為電子化,貪戀電子書的便捷,雖然仍會購買實體書,還是愛在書上寫筆記和摺書角,但跟以往比較,的確大大減少使用文具,一支原子筆,動輒用上多年,這樣下去,不但會執筆忘字,而且更不會寫字的了。

  這陣子,找來幾本珍藏的筆記簿,隨意把日常的小念頭或是創作詩句寫下來,算是一種小情趣,也可讓自己多些寫中文字,興許,未來還可抄寫經書,相信會是另一種習字的昇華吧!

2017年6月7日 星期三

超然物外的心境


  從前,當寫網誌甚為流行之時,我和媽媽很喜歡玩網上猜燈謎玩戲,那是我倆最多討論的時候,甚或,是最互相較勁的時刻。

  媽媽雖然只有小學程度,但詩詞歌賦、文史哲學識,絕不比我少。我小時候,剛會說話,媽媽便教我唸唐詩宋詞,你看看她為我起的名字,便曉得她對文字之敬仰。

  每年接近元宵節、中秋節前,媽媽便纏著我,要我瀏覽那幾位愛出謎題的網友網誌,給她看最新的燈謎,然後,我們便終日搜索枯腸,互相提出謎底的可能範疇,又推敲誰的答案最靠譜。

  何解我們會喜歡當年的網誌謎題?

  因為那些燈謎是網友創作出來的,不可能在網海裏搜尋到答案,自有一定難度,而且須搶先別人提交謎底,並要作出解釋,不能隨便瞎猜。

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各自修行


  為了要出席上周日的中醫課程(常見中醫眼科優勢病種臨床診治案例分析),我特意預備了幾個病案,希望教授指點一二,可惜竟失望而回,教授對我的提問不大感興趣,也不欲跟我討論。

  教授什麼都以「辨證論治」四字應付,當我提出除內服中藥外,可配合針灸治療時,他只說出傳統治眼疾的針灸穴位(沒有什麼特別觀點,一般中醫都曉得),我則說,可試試一組奇穴(明眼、大空骨和鳳眼),臨床上,我正與病人共同測試,發覺常按這組穴位,對緩解眼睛疲勞症狀,療效特顯。

  教授說從沒聽過這組奇穴,聽了我提出,也不欲多去了解,一句不知便把話停下來了。

  好吧,我也不想對他有過份要求,就這般把「辨證論治」重新複習一次,不就結了嗎?取了學分便離開,應無過矣。

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治人先治己

炎炎夏日展綠裳,碧波搖曳秀紅妝。
(來自三舅友人之作品)

  五月天,還未過端午節,夜來晚風吹拂,有點秋涼,竟然在一個應該炎熱的季節,出現淡淡秋意。幸好睡得早,一些打算浮現,打算堆砌的夢境,都沒有預期而致……

  日子過得比想像中快,快到忘記去刪除多餘的記憶。我們的記憶體有限,真的要善加利用,勤於清掃和整理,勿待到最後,將自己埋於垃圾堆中,撒手人寰。

  曾經問過一位修行的友人,他的行囊,包括有形與無形的東西,全都精簡素淨,隨時遊走各地,話走就走,沒有絲毫負擔。

  相信他早已實行斷捨離生活,這點真的令我輩,仍戀棧人間的凡人,艷羨不矣。

2017年5月14日 星期日

玩弄光景


  說來真的充滿魔幻色彩,打從我回老家居住以來,就不斷為家裏和逍遙堂換購時鐘,家裏三個房間加客廳,四個時鐘,加上診所兩個(一個在搬遷時跌壞了,二月又換了一個),接連都壞了,於是我便逐個更換。

  原以為在就近的日資百貨店裏,添購同一牌子不同顏色的時鐘,應該是最方便的了,誰知爸爸和我房間的,換了又再壞,而且壞得離奇古怪,竟是時針和分針,逆時針走動。

  好吧,既然仍在保養期,我便拿去修理,但過程複雜又費時,最後保養公司說要更換零件,維修費是機價的一半,還要等三個月!

  塵世裏,什麼都經不起時間的考驗,就連時鐘亦如是。

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

心靈之約


  人生在世,漫漫長路,茫茫人海,也許,就是在苦苦尋覓一個,靈魂與生活結合的伴侶罷了!

  奈何,這往往是難比登天,當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與你靈魂互通的人時,卻驚醒發現,原來沒法與之共同生活,根本沒法經得起柴米油鹽之磨難;反之,找一個生活伴侶,似乎比較實際,但當不斷在生活欺壓下,你又欣欣企盼,心靈上會有一位可傾訴心聲的精神伴侶。

  在沒有更好的選擇下,又不欲退而求其次的話,唯有與自己過日子吧!這當然是另一種,既可坦克又可舒心的極端抉擇啊。

  我們所謂尋找理想伴侶,其實就是在塵世裏,尋找另一個自己,一個可以長相廝守的人,原來就是自己。

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寂寞餃子


  近日重閱一些舊醫書,大多是行醫前閱讀過的,如今再看,發現有趣的現象,就是書中所談及的醫案醫話,以往不大明白的,現在竟然很有體會。

  時間真的是最佳的見證,見證一個醫家,如何慢慢琢磨自己的醫術,這種砥礪功夫,就是與歲月同行,所以中醫越老越有經驗,豐富的臨床經驗,是成就一個醫家的必備條件。

  當年,我本可以在原校當講師,或是鑽研某個課題,但如果這樣待在大學的象牙塔裏,便沒法應診,從此便缺少了臨床經驗。我看過不少很會教書的中醫教授,但就不會治病,講得像天花亂墜,但卻沒法應用。

2017年4月26日 星期三

傳我秘笈


  三舅父來訪,知我喜愛荷花,遂傳來上面這張脫俗出塵的荷花相,以解我這個小花癡,不能往外追蹤花影之情。

  這個五月天,香江天空煙雨彌漫,總不大見陽光,近日出門還要披上外套,以免感染風寒。時晴時雨又時霧,大概就是當下的不定天氣吧。

  到底我有多忙碌,舅父母來訪三天,住在我家,便了然於懷,於是舅母幫忙做家務,還親自下廚,為我們做晚飯,讓我深感慚愧,怎麼說,他們都是我的長輩,又是客人,怎可叫他們如此辛勞?

  實在沒辦法了,由於我堅持不請傭人,所有家務就得由我處理,加上要回診所應診,也要維持一貫的學習精神,盡可能每天做一小時運動,以及早睡早起等等,便填充了我的生活。

  原來,我的工作效率是如此的高呢!

  媽媽身體漸見康復,我終於可以坐下來寫寫網誌,甚至,周日還去上了一整天的中醫進修課……

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生活白痴



          你問我,復活節假期,在忙甚麼?

         還不是在做家務,以及接待從外地回港探望雙親的大哥大嫂。

         趁他們轉飛往汶萊的短短三天,也趁春暖花開,我還是要偷空,往海濱公園遊玩半天,那兒的杜鵑花正開得燦爛,奪目非常,怎麼也要跟花兒拍拍照,順道探訪一下那小食亭的老闆,然後買杯雪糕,待在涼亭附近,聽音樂、曬太陽、練平甩功。

         這就是我的悠閒生活了,沒有激情的煙火,沒有喧嘩的人群,沒有炫耀的亮光,只有清風伴白雲,襯托著清谷空靈的海浪聲,平逸中見淡淡的愉悅,如此而已,便覺知足踏實,握緊生命中的一點點小確幸。

         清心少欲的小確幸,也只能如此吧!

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思君如流水


  我把這個貓咪脈枕,隨意擱在書架上,當作小擺設,也不捨得拿來用,但這天,給來覆診的「飛機男」路易士發現了,要我拿這脈枕來試試玩。

  好吧,就讓他的手腕享受一下,枕在溫婉的貓咪身上之溫柔觸覺吧。除了你,也只有他,可以有這個機會,與逍遙大夫,在逍遙堂裏,這麼自在地跟小貓咪(第一代坐堂貓小Q)玩耍了。

  一件小擺設,竟然出賣了一個不大願意面對的真相。

  思君如流水,何有窮已時。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光陰彈指過


  生日當天,收到很多的祝福訊息,有通過手機、臉書、短訊和電郵傳來的,雖然只是一兩句簡單說話,但就是異常窩心,夠了,也真的很滿足了!

  感謝大家對我的關愛與祝禱,一切都收進心坎裏……

  原以為,我對人生應無所求吧,但今年的生日,我卻誠心為媽媽向佛菩薩祈福,企盼媽媽早日康復,免受哮喘病發之苦。

2017年3月19日 星期日

落寞與糾結


  塵世間,總難免有些落寞與糾結。

  當艱難地跨越了一個關口,自以為可以停下來,悠然見南山時,卻發現,原來迎面而來的,又是另一個小風波,因為前路未可知,只好暫定為微小的波折,待自己好整以暇,面對逆境。

  對境不起心,談何容易?惟有盡人事,然後聽天命。

  人生的歷練多了,應該會逐漸提升了自身的防禦能力,面臨困境,自然會作出應激反應,那是一種學習過程,其中累積經驗,以後的所謂「見招拆招」,其實也是隨遇而安的一種自我保護心態吧。

2017年3月12日 星期日

坐下來靜賞花開


  友人來電,問我何時跟媽媽逛維園花展?

  三月的花展,似乎是我回家居住以來,不會錯過的春日浪漫活動,因為媽媽愛花,陪伴她往維園走一趟,為她與百花拍照,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吧。

  可是,近兩年,情況有點改變了。

  去年媽媽經過一次大手術後,身體變得虛弱,今年剛踏入二月,她的哮喘病發頻繁,經中西醫治療,效果不顯,有時夜間發作兩三次,嚴重時,吸噴霧劑也沒用,只有為她施針,才可緩解病情。

2017年3月5日 星期日

芬芳了生命


  這些新鮮的薄荷葉,是病友李小姐今早在她家的盆栽摘下來的,趁來覆診,便給我送來。她先生退休了,在家裏的天台,栽種了好幾種疏菜,曾經送我一些不太辛辣的生薑,這次是薄荷葉。

  我隨意摘取幾片葉子,用手指搓揉幾下,即嗅到芬芳的薄荷清香,彌漫滿室,頓覺精神爽朗,清涼襲人。

  薄荷配朱古力,是從前最愛的雪糕味道,尤其鍾愛Dryers 的「薄荷碎朱古力」,吃著的每一口,清涼中浮現粒粒碎朱古力,十分符合新奇又有趣的飲食欲望。那是年輕時,對食物之短暫欲求吧,其後,我便成為白雪公主了,已很少吃生冷凍品。

  而當時的身邊人,常會跟我分享美食,記憶中,這雪糕這味道,是我們共同的喜好。

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愛是沒有你我他


  病友李小姐送來這張阿虫繪畫的小畫,又是以貓咪為主角的,似乎友人都愛送我有關貓咪的東西,但這張畫,小巧雅趣,放在書櫃層架邊上,大小剛剛好,所以便給我留下來了。

  身外物,全都可捨棄,那是我經歷過生死關口後,才能深刻體味的。至於你,我管不了,假如你是來求診的,我便會以醫者角度出發,勸化你,不如重新開始,整理生命,管理好時間,然後,方可領悟,什麼是先捨而後得。

  人生苦短,勿再蹉跎歲月了。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安住當下


  將診所遷往更高的樓層,環境更清靜,病人也喜歡,一切煩瑣的搬遷工作都已塵埃落定,留下來的,許是一片靜好的境況,尤其是在旺角這個熱鬧的地區,能找到這塊飄浮的樂土,實在也不錯啊!

  記得當年在旺角開業,第一天便盤算著怎樣盡快離開,後來一再蹉跎,如今仍沒有離開,但還是不忘初衷,決不會在此落地生根的,故從來沒有為診所花費裝潢,所有的家具都可移動的,隨時要搬走也容易。

  你曾好奇的問我,何解我總是沒法在一個地方安定下來?

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生命脆如蝶衣


  為了祝賀我喬遷之喜,惠芳送來上面這四盒購自油麻地果欄的日本草莓。在同一天內,嘉嘉也送來一盒美國長柄草莓,她們都有同感,就是要我吃得開心,吃得健康。

  除了跟同事分享了其中一盒外,餘下的都拿回家,給爸爸媽媽吃過痛快,呵呵,這些巨大超甜而無核的水果,最適合長者食用了。

  跟我熟稔的友人,誰都曉得我的喜好,草莓與車厘子,一向都是我的最愛,當初行醫,生活清苦,常為麵包與理想掙扎,也買不起這類昂貴食物了。

  但說也奇怪,我卻從來不缺吃的,走在顛簸的行醫路上,任風雨怎樣飄搖,人情怎樣冷淡,總有人給我送來禮物,而多數也是健康有益的水果。

  我是一個很有口福的人,跟在我身邊的人與貓,也會沾上這點福氣,所以媽媽從來也不擔心我會餓壞的,即使我仍是如此的兩袖清風,還能招搖過市的過著逍遙日子。

  生命於我,曾經脆如蝶衣,然而,蝴蝶也是經過破蛹而出來的呀,蛻變之後,就是另一段人生。

  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其實,不過是一種輪迴罷了……

2017年1月30日 星期一

又是一年春夏秋冬

貓咪:「金魚仔,原來你都幾重啊!我揹著你,慢慢走,要爬上十九樓新診所去……」

  這隻凸眼金魚的主人來訪,發現小魚兒還在,驚訝的叫嚷:「嘩!這小魚兒是我送你的嗎?好幾年了,仍放在這兒?」

  是啊!這尾趣怪小魚很討病人歡心,尤其是小病人,最愛握著小魚吃中藥,離開診所之前,也會乖乖的把魚兒歸位。

  你說得極對,經過歲月的見證,能給逍遙大夫留下來的東西,的確越來越精簡,這其實也包括了人和物啊。

  塵世間,一切東西都是身外物,能減輕的都應精簡,做到去蕪存菁的終極境界;至於情感事宜,最終都成包袱,還是寧缺勿濫吧……

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

匹 配

用小膠盒裝著乾薑粉,放在手袋裏,出外用餐時,可以添加在食物上,很養生的……

  近因給舊病人傳上新名片,通知診所搬遷一事,也順道與他們聯繫,互通消息,然後大家閒聊了幾句。

  收到我的 WhatsApp,老病友十分高興,已幾年沒有來探望我了,在忙碌的生活折騰中,似乎也漸漸把我這個平凡小郎中,給遺忘了。

  因忙而忘,恰恰便是現代人的口頭禪吧,大家都用這個做託辭,沒有誰有異議,這個我也明白。

  傳上診所的新名片,只為提醒你,應該多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也是時候,為自己找一位中醫,作適當的調理。當然,不必一定找我,香港有七千多名註冊中醫,只要你肯找,也可以找到幾位的,至於是否合適,那就要看看你們的醫患緣份了。

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

獨來多任性


  以前聽一位讀者在找我的行醫資料時,她這麼形容說:「這位逍遙大夫,戴著一隻米奇老鼠腕錶行醫,對病人很有Heart的,是一個很有性格的中醫……」

  我一直戴著這隻腕錶,它好好的,沒有打算要它退役。

  其實,我喜愛的東西來來去去都是那個模式,沒有多大的變化,說得好聽,是夠專一;說得坦白,就是根本懶得改變,只願保持真我。

  獨來多任性,惟與白雲期。也許,這就是本來的性格,在可能的範疇內,活出自然真我,這不就是期許的人生嗎?

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世事何時是了時


  踏入2017 年,在更換新的月曆之際,同時也翻閱了去年的流水帳,充斥著點點滴滴的小事情,有悲有喜有驚有慌,過了就過了,此刻沒有多大的感觸,只單純地發覺,時間過得特別快,快到忘記去抹煞,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其實也許,在回眸之瞬間,才幡然醒悟,那些所謂的不快事,原來也沒有什麼,當下的心,竟可以如此淡然。

  時間真的是最好的見證,見證一顆坦蕩蕩的初心,能經得起歲月的折騰,在不慌不忙之步伐下,邁進另一個關口,一個看似困難重重,但仍要通過的關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