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31日 星期一

飛 針



這一年,一些沒有事先預告的人物走進生命裏,
又有一些來不及說再見的角色離開了,來去匆匆,
留下孤獨的我,繼續演奏那未完的樂章!


  我為何對「飛針」感興趣
? 



  其實只有一個目的是為了進針 的暢快減少病患受針刺的痛苦。

  
我說的「飛針」是指陳全新教授始創的「無痛進針法」。經親身領會陳教授的「飛針」的確快而準因為快所以不痛……

  
因緣際會能站在國醫陳全新教授身旁助診是廣州實習之行的一大收穫。

2007年12月29日 星期六

學而後知不足



往實習的香港學生,大多在抱怨實習的住宿環境;
而我,更在意是否學到東西。
友人看了這篇網誌,問我何解那樣憂國憂民?
我只是在想,因為我是中國人罷了,沒別的……



  到廣州去怎會一直想起孫中山先生

  算起來孫先生原來是我校醫學院的師兄呢

  孫先生放棄當醫生而從事革命開創了一段轟轟烈烈的歷史在短暫的生命裏併發出璀璨人生名垂不朽……


2007年12月16日 星期日

再上征途


  原本真的沒有想到那麼快便要到廣州實習的因為工作繁忙放不下那些病人尤其是要複診的病患需要我為他們扎針的若停了療程擔心延誤了病情……

  
近來身體不舒服仍在調理當中很需要休息實在不宜往內地實習去

  管不了那麼多了隨遇而安也好,反正在追求學問當中更能激發我的求知活躍症也許,能暫時緩解我的哮喘病。


2007年12月14日 星期五

Goodbye my love




  我的坐堂貓Q ,是一隻很有性格的貓咪牠不愛別人抱擁牠尤其是我的小友每次小友來診所找我Q都會躲起來很怕她又咬她……

  但我呢我抱牠還好一點至少牠會讓我抱著也許牠知道我是牠的主人吧

  這陣子Q好像知道快要離開我了偶爾診所只剩下我和牠時牠會依偎著我的腳邊用牠的小頭臚在我的波鞋上磨蹭很愛撒嬌的呢。


2007年12月9日 星期日

夢裏花落知多少



  這幾天終於倒下來了決心休假待在家裏由早睡到晚中間只起來吃藥和進食一直睡睡醒醒在半睡半醒間接了幾通電話回了幾封電郵、短訊如夢似真不知是否在做夢也不知是否作了某些錯誤的決定……

  
身體內的 「小青龍湯」「定喘湯」「苓桂朮甘湯」 「射干麻黃湯」「桂枝湯」還有那些見鬼的類固醇在各自起作用將我的哮喘病勉強壓抑了然而勉強沒幸福的所以我依然不舒坦。


2007年12月5日 星期三

瑣 碎


  我是一個極平凡的女郎中對生命沒有偉大的抱負只希望能學以致用, 以有限的醫術為民解困在懸壺濟世中尋找自己存在的價值亦能安貧樂道逍遙一生……

  
可是我終究是個創作人對一些生活瑣碎事仍是有著莫名的偏執別人不大理解但親近我的人大都明白我的超怪行徑接受的人終成莫逆不接受的自會生別離。


2007年12月2日 星期日


  滿以為這次誘發哮喘是與小貓阿Q有關但回到家裏仍是不斷的咳喘這似乎也不盡是貓毛的問題……

  
近來太累了「邪之所奏, 其氣必虛診所的工作繁重即使病了也不好意思請假病人都預約了實在不好調動。


2007年11月30日 星期五

「中藥港」



  若不是要邀請高教授為我的新書寫序文我是不會千里迢迢跑到香港科技大學去的……

  
記得當年我還只是一名中醫全科學士課程的二年級生而高教授則主理一個中醫藥網站我們便是通過網站認識的。

  
我鼓起勇氣報讀了中醫課程原是基於董建華特首的一番話那時候董特首大聲疾呼雄心壯志地要把香港創建為「中藥港」



2007年11月27日 星期二

別也依依



  這幾次的考試我都喜歡提早一兩個小時跑到醫學院圖書館裏以極高速的填鴨式看書法生吞活剝地把知識往腦袋塞然後自以為很瀟灑的進入考場有點考天才的況味……

  當然讀醫科沒有捷徑的天才的背後我也得半夜四點鐘爬起床拿著書本半睡半醒地苦讀。

  
時間用在哪兒是最清楚不過的了!

  媽媽總是投訴我上班下班上學做功課寫論文整理醫案寫網誌忙出書就是沒有時間陪陪她……


2007年11月14日 星期三

蓮花君子


  昨晚趕往大學圖書館溫習, 預備晚上舉行的考試, 心裏慌慌的, 因為準備不足, 總怕考不好。走在醫學院的幽幽花徑上, 忽然發現, 圖書館旁原來有一個小小的魚池, 池裏有數尾小金魚, 還有我最愛的紫色蓮花……

  
於是, 拿起手機, 隨意的拍下幾張相片, 還坐在魚池旁, 細意欣賞魚兒穿梭在蓮花旁, 自由快活, 好不逍遙呢!

2007年11月10日 星期六

丐幫幫主



  經過一夜的失眠, 我反覆思量, 思量昨夜陳師兄的一番話, 讓我心痛, 讓我迷惘, 讓我站在人生交叉口上, 裹足不前……

  昨晚十時多仍未下課, 接到哥哥的電話: 「妹妹, 我現在在元朗, 跟你二哥哥晚餐, 你來吧, 我們一塊吃頓飯……

  
「哥哥, 我仍在沙宣道上課呢, 趕車子回元朗, 恐怕要一個多小時, 你們吃吧, 不用等我了!」我摸摸正在大叫的肚子說, 原來我還未吃飯哦!


2007年11月6日 星期二

意外驚喜








  這位女病人患有抑鬱症, 對飲食失去興趣, 可以整天不吃東西, 但又能一次過吃掉一個滿滿的飯盒, 然後又狂吞幾個麵包……

  她就是不知飢飽, 但卻極之愛美, 每天積極運動, 對自己的外表要求甚高。 可惜, 這幾年因情志受傷, 肝鬱侮脾, 體虛疲乏, 對許多事情失去興致, 甚至對生命也沒有眷戀。


2007年10月30日 星期二

悠悠蕩蕩



  這些天, 在忙著把已排版的書稿作校對, 重看以往輕描淡寫記錄下來的文字, 勾起段段往事回憶, 除了驚嘆歲月無情外, 更覺生命無常, 身邊的人與物, 隨光影流轉, 物換星移, 到頭來, 一切皆屬虛空……

  
能記取的, 就只有當下的心情吧!

  
你說, 要活在當下, 我便跟你來個盡情投入, 在電光火石間, 火併出艷麗閃爍的彩光, 讓火舌燃燒整片心田……

2007年10月24日 星期三

恩 賜


友人說很久沒有見到阿Q了, 這兩張相片是今早拍的,
我這隻 "坐堂貓" 最近瘦了兩磅, 少了咬我, 但仍是我們診所的頭號公關,
病患來到診所, 都要先找牠的......呵呵!


  這是一種怎麼樣的心情? 我得記錄下來, 成為行醫的一個印記, 因為熱誠總有冷卻的一天, 不知待何年, 我也會落入俗套, 也會為兩餐籌謀, 到時, 行醫便成為我謀生的職業了……

  
在燕窩莊駐診, 師兄也在的話, 我都是很忙的。最近我對灸法沈迷, 正在苦苦追求這方面的知識, 除了親身試用外, 還在自己診所使用, 但在燕窩莊, 病人多, 不能常用頗花時間的艾灸療法。

2007年10月21日 星期日

“隔薑灸” 療法


  面對難以治癒的頑固性濕疹,我頗有點體會,在燕窩莊有兩個病人分別來求診,都是患上纏綿多年的濕疹。

  一個給我十付中藥緩解了病情;另一個,服了三十付中藥,還加上針刺治療,仍是反覆發作,不能稍緩病勢。

  何解會這樣的呢? 個體差異是主因, 也是我的醫術不濟吧!

2007年10月19日 星期五

秋水含情



  在假期的下午, 怎得一個字了得, 終於, 還是衝破了耳科男的禁制令, 忍不住, 偷偷聽了音樂……

  
不怕吧! 只要不聽Mp3 便行了, 聽聽電腦播放的音樂, 應沒問題的呢!

  
聽音樂的習慣, 是從患上中耳炎開始, 當我的右耳聽力逐漸下降時, 我的聽覺卻異常靈敏。

2007年10月17日 星期三

求知若渴

我最能充份利用時間看書的了。早上享用完一頓豐盛的早餐,
我便一邊聽音樂, 一邊看書, 這已成了我的習慣。
早上看書最能吸收, 思想最是清明, 你看, 我是如此的用功的......

  在求知的過程裏, 我的熱情一點也沒有冷卻, 越是知得多了, 便越覺不足, 對知識, 我是貪得無厭的……

  
那天, 有個師姐來燕窩莊小坐, 她告訴我, 她在腦部長有腫瘤, 一直在服用教授開的方子, 大抵已控制了腫瘤的生長, 其他並沒有不適, 一如常人般生活。


2007年10月14日 星期日

夕陽無限好?


哥哥知道我也愛吃牛肉, 所以不斷的叫我吃多些, 我想, 哥哥是疼我的,總怕我吃不夠, 還叫了 Zero, 兩兄妹捧著冰凍的無糖可樂, 大口大口的喝,然後, 對望著大聲嚷著 -- 嘩, 好舒服啊......哈哈, 像回到小時候, 我們喝有糖可樂的情景......由有糖可樂, 到無糖可樂, 中間經歷了那麼一段時光, 真的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周六晚, 請哥哥來診所為我把那沉重的畢業證書載回家, 那就是一般西醫診所懸掛的金色銅座證書, 是同學幫我訂造的, 但現在卻不欲放在診所裏, 只好搬回家……


  
專業證書, 代表什麼?

  
哥哥說, 他若是訂造銅座證書, 真不知挑哪個學位來造? 是喔, 他的學位也太多了, 在名片上排印得滿滿的!

  
「哥哥, 我好想吃火鍋哦……」我看看正專注開車的哥哥說。

2007年10月12日 星期五

一針勞宮


  勞宮穴, 屬於手厥陰心包經要穴, 屈拳掌中, 中指尖點到之處取穴即是。勞宮穴在掌心, 用手勞動時握物之處, 故名勞宮; 又有解釋, 勞是勞動之意, 宮為房子中間的房間, 此穴在掌心, 如在房子中間, 便名勞宮。

  
平常, 我不會輕易用上這穴位的, 因為病人會很敏感, 穴位針感強烈, 怕病患受不了。但這次用了, 是因為只能扎一針……

2007年10月9日 星期二

不是醫匠


  這位婆婆下半身水腫, 來燕窩莊之時, 要她的女兒攙扶著, 一拐一拐的來求診……

  
婆婆的女兒是護士, 當然已帶老人家看了西醫, 做了一切相關檢查, 結果出來的報告, 全部正常。

  
可是, 有眼睛的人都看見, 婆婆下半身腫到幾乎不能走路了, 她的家庭醫生還說她沒問題。


2007年10月6日 星期六

迷 路



  最近, 我的導航系統嚴重失靈, 今早上班, 錯過了最後一班屋村專線巴士, 便不知應搭乘哪種路線的公車?

  
揹著沉甸甸的背囊, 見鬼的, 腰腿酸痛無力, 但因今早要處理太多的事情, 不得不趕緊上班。好不容易, 終於找到元朗西鐵站, 友人說得對, 哪裏人多, 便跟著人群走, 那便是大道了
……

  
哈哈,  “在糞溺中呢?


2007年10月1日 星期一

心電感應


  當人們行色匆匆, 朝著地鐵轉線的路口, 急步前行之際, 我卻慢慢偏離人群。

  
別誤會, 不是我特別逍遙, 而是, 我的腰腿疼得要命, 非要這般淑女的走路不可。當下, 我拿起手機, 拍下了這張相片 (上圖), , 原來, 也把北京 2008 年奧運會舉行日的倒數鐘拍了下來……

2007年9月29日 星期六

為了獨行


  連續兩天腰腿疼得要命, , 這三年, 每靠近十月, 我的小腿便會抽搐, 尤其是半夜, 常會因抽筋而驚醒……

  
記得, 兩年前往內地實習, 又是這個節令, 我的小腿便發病, 曾經有幾次, 左右小腿齊齊抽搐, 痛到入心入肺, 只好大叫隔壁房間的同學相助。同學們都知道我的病史, 快來為我按摩與熱敷, 擾攘半小時, 總歸能緩解的。



2007年9月25日 星期二

月亮代表我的心



     我對月亮充滿遐思, 小時候常常看著月亮發呆……

    最初, 一切靈感都源自於這個掛在天邊大大的月餅, 看著它給天狗一口一口的吃掉, 由圓滿變為彎彎的柳月牙。

    歲月流逝, 一彎新月, 漸漸又長得圓融飽滿……

2007年9月19日 星期三

逃學威龍



  今天做了逃學威龍」, 決定不去上課, 四處亂逛, 跟著感覺散步去, 讓散亂的心更散亂, 讓紊亂的思緒更紊亂……

  
許久沒有這般放縱自己了!

  
一向求知若渴, 對知識孜孜不倦的追求, 即使明知是強求, 也甘之如飴, 因為不悔, 故也樂在其中。游離於愛與痛的邊緣, 體現生命的甘苦, 也是一種選擇吧!

2007年9月16日 星期日


醫院大堂上掛滿中秋燈籠, 何解沒有一點節日氣氛,
反覺冷冷清清, 有點秋天的肅穆與神傷……


  北島有一首詩, 叫《生活》, 只得一個字 -- ……

  
當年的我, 是如許的偏執跋扈,
硬要把大詩人的詩文改寫。

  
是哦, 生活不是”, 生活其實是”, 人生存在世上, 就是被困在一個大牢獄中, 人顧盼自憐, 就是也。何況, 囚字的象形突出, 更能切合中文字的特性, 讓詩文內涵越見深廣,
閱讀層次越是豐富。

  
年輕的我, 自命得意。然而, 時間的歷練卻證明了一切……


2007年9月14日 星期五

無心插柳


   

  有心的友人留意到, 我逐漸把網誌文章收起來, 只留下最新的十篇……

  
因為, 最近有出版社找我出書, 把這些網文重新編輯, 將於年底出版。欲看我那批網誌的人, 就只有購買我的書才可以看到了。

  
一切都是無心插柳的……

2007年9月12日 星期三

費盡心思



  到醫院見習, 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見習一整天, 把自己累到在巴士上睡著了, 癡地依偎著身旁的陌生人, 就這樣熟睡了, 睡過了頭, 忘了要下車, 結果, 下車後還得坐計程車回家……

  
人說, 我不適合留在醫院應診, 因為我的性格, 怎能適應僵化的醫院制度
?

  
在針灸科, 如何評估醫生是否盡力而為
?

  
譬如, 治療失眠, 甲醫師只下一針, 乙醫師多選幾個穴位, 丙醫師既為病人扎針又拔火罐……


2007年9月8日 星期六

寂寞是被原諒的罪



   最近, 莫名其妙的愛上黃大煒唱的《讓每個人都心碎》, 裏面有句歌詞 – “寂寞是被原諒的罪”, 令人低回輕嘆, 頗為纏綿。

  
歌者聲音沉鬱, 有點點黑人音樂的唱腔, 在憂悒中充滿無奈感傷
……

  
昨天, 行程緊湊, 上午往醫院見習, 下午回診所應診, 晚上上課,
累到真的快倒下來了。

  
病人知道我晚上要上學, 特意預早來訪, 他的細心, 讓我十分感動。


2007年9月5日 星期三

耳 診


小友往上海實習, 為我購了耳朵和手掌模型回來, 這是我的 “玩具”,
終日抱在懷裏, 仔細記牢每個小小的穴位, 樂此不疲……
可惜, 那個手掌模型太細小了, 有點像小孩子的手掌,
我拿在手上把玩時, 有點於心不忍……

  行醫以後, 遇見我關心的人, 我都會抓緊機會為他/她望診, 尤其是耳診, 因為可以出奇不意, 坐在他/她身邊, 靜靜聽他/她說話時, 我便可以偷偷為他/她望診……

  
我患有深度近視, 不愛看的人很自然的看不清; 要看的, 便會仔細觀察, 疾病無所遁形。

2007年8月10日 星期五

追逐無涯


看來, 我要開始拋書行動了, 讀一本拋一本,
把它們吃進肚子裏, 便不用成為包袱......

  搬家最大的煩惱, 就是收拾我那些龐大的財產 -- 書籍。

  
當年, 在轉文投醫之際, 我跟自己說, 好了, 時間有限, 就把餘下的光陰浸淫在醫書裏吧, 應該可以夠我下半生的沉淪了
……

  
然而, 知識的領域原是無涯, 這十年已讓自己沉醉在中外醫書的浩瀚海洋裏, 半浮半沉, 雖未溺斃, 也足以讓自己透不過氣來。


2007年7月13日 星期五

緣分的天空


我們在同一天空下, 欣賞著同一片落霞, 等待著同一個日出……有緣共賞 “落霞與孤鶩齊飛, 秋水共長天一色” 的人間景致, 夫復何求?


  許多人認為, 在虛擬網絡世界上交朋友, 背景複雜, 真真假假, 難以維持一段段真摯的友誼……

  
我開網誌, 純以文字會友, 不作多想; 也許, 就是因為沒有太多的預設猜想, 人的交往便來得簡單直接, 我便在網誌上交了不少不曾會面的好朋友。

  
不曾見面, 也能成為莫逆?

2007年7月7日 星期六

師 兄


醫術是可以努力鑽研的, 即使不能一步登天, 也可孜孜取進, 
假以時日, 必有收穫; 可是, 一顆仁愛的醫心, 卻難以學習。


  留意我的文字的友人都曉得, 我筆下的師兄多不是什麼好角色; 然而, 近期出現的燕窩莊師兄, 卻是鮮有的仁德者……

  
師兄對我這個初出茅蘆的小師妹, 確實有知遇之恩, 若不是他多番誠意邀請, 我是不會到燕窩莊應診的。


2007年6月26日 星期二

張愛玲與咕嚕雞球



     以前, 對張愛玲有點追求, 她的作品幾乎都熟讀了, 然後, 把有關她的評論文章都看了, 在海峽兩岸收集了張之作品的不同版本, 接著是把張的文字吞噬, 之後是反芻……

  大概在讀醫後, 才漸漸把張的一切拋開, 因為有更深更廣的知識領域, 待我去開發, 中醫中藥的世界了無邊際, 窮我一生之力, 也未能捕捉一點兒。

  
但我不能否認, 張的文字已滲透入我的骨髓, 成就今天的我, 她的影子, 時刻出沒在我的文字世界裏, 已然不可分離……


2007年6月24日 星期日

細 碎


       原以為
, 經歷了去年地獄式訓練的中醫執業試後, 曾經跟自己說過, 以後, 以後再不要這般折騰自己, 在極短時間內為應付考試而勉強讀書了…….


        未幾, 誤墜塵網, 還見鬼的乖乖去申請學生貸款, 供讀了這個碩士課程


        想想, 自己真的有自瘧傾向, 現在騎虎難下了, 下周考《針灸文獻》, 唯有強行把一大堆筆記像填鴨般塞滿腦袋。難怪又犯胃病, 是的, 我不能強迫自己做不喜歡的事, 否則便會午夜起來嘔吐……


2007年6月20日 星期三

無 悔


危急中, 腦海浮現了這幅畫面, 是那天偶爾拍下這張海旁的相片,
只為了試試新的手機, 沒料到, 原來那天的心情是如此的愉悅, 才讓自己銘記於心……

    今早, 匆匆忙忙趕上巴士, 近日在極為繁忙的工作與學業中掙扎, 似乎一切來得太快了, 沒有讓自己細細思考回味的空間, 身心都太疲憊了, 在巴士上聽著 Mp3, 思緒不知飄移到何處……

  
就在頃刻間, 巴士冒起白煙, 上層乘客火速跑往梯間, 我是後知後覺的, 當知道要逃生時, 狹窄的通道上已擠滿了人,
我似乎是走不動的了。

  
白煙圍繞著我, 當然我又給嗆到了, 是哦, 我的哮喘病, 怎可敵得過那些令人窒息的濃煙?


2007年6月17日 星期日

心 悟


經過了更深入的認識, 現在下針, 眼睛看到的,
不僅僅是表面的東西, 而是, 似有透視針下的感應......


   越來越發覺, 讀中醫真的是一生的事業……

  
現在讀針灸碩士, 除了那些見鬼的混亂課程編排外, 還是有所得著的。教授的講課給予我一點閃光, 在我閉塞的思維上, 闖出了一片新的思想天地, 那就是以心來體味的心悟。

  
以前為病人扎針, 與現在的體會, 終究是兩回事。

2007年6月14日 星期四

百鳥歸巢


師兄誠意邀我到燕窩莊應診, 待在我診所那麼久, 原來也是在考驗我呢!

  我是一個不能平靜下來的人, 每天都在變化中, 自行醫後, 機緣處處, 在江湖上行走, 每遇奇人異士, 說起來真像武俠小說中的情節, 加點想像, 寫出來即可成為多彩多姿的小說……

  
到如今, 在人生路上頗有點經歷了, 真的不得不信命!

2007年6月5日 星期二

體 會



  跟這個教授讀《針灸文獻》倒有點收穫
, 更讓我明白到, 有些書的確是需要高人引領, 方可到達另一個層次, 或有所取捨, 或是啟悟, 或是從此放棄……

  
聽某些老師講了一年課, 沒有兩三句話, 足以讓學生把他牢牢記住; 可有些老師隨隨便便說出一句話, 卻影響著學生, 甚至終身受用。


2007年6月3日 星期日

發 酵


  這陣子, 把書逐本逐本的移到診所去, 整天泡在書堆中, 讓自己發酵, 盼只盼能產生化學變化, 昇華出一點點學問來……

  
師兄看我抱著一大堆書, 從圖書館跑出來, 很不順眼的對我說:「你這個逍遙人, 一天才看幾個病人, 快活逍遙, 一定是賺錢買花戴囉……


  
我不知自己的外表神態, 是否真的太過逍遙自在? 總是招惹別人妒忌, 我好好的, 又沒有大吵大鬧, 常常把自己關起來看書, 這也會惹是非……



2007年6月1日 星期五

人生一瞥


  昨夜抬頭看見明亮的月色
, 心裏泛起一絲希望, 雖然魯迅說過的: 「絕望之為虛妄, 正與希望同」……

  
偶爾, 跟 C 同學談及豐子愷的 人生三層樓觀點, 他竟然不甚了了, 讓我十分驚訝。

  
豐子愷是何許人物?

2007年5月24日 星期四

在大愛裏



  在我們診所附近, 新開了一家英國式甜甜圈 (doughnut) 專門店, 甜甜圈的款式有十多種, 我們一口氣買了六款……

  
女孩子都怕胖, 記得讀大學時, 女同學都不敢吃甜甜圈, 只有我, 天不怕地不怕, 抱著一袋甜甜圈, 一杯咖啡, 招搖過市, 跑到校園草坪上, 一面看書,
一面把整袋甜甜圈吃得精光。

  
是啊,
那時候怎麼吃也不會胖的。

  
讀醫後, 一切都改變了, 包括了飲食習慣, 甜甜圈這種東西, 早已不吃了。


2007年4月25日 星期三

彩虹的盡頭


 

梁上有雙燕, 翩翩雄與雌; 銜坭兩椽間, 一巢生四兒。
四兒日夜長, 索食聲孜孜; 青蟲不易捕
, 黃口無飽期。

嘴爪雖欲敝, 心力不知疲; 須臾千來往
, 猶恐巢中飢。
辛勤三十日, 母瘦雛漸肥; 喃喃教言語
, 一一刷毛衣。

一旦羽翼長, 引上庭樹枝; 舉翅不回顧
, 隨風四散飛。
雌雄空中鳴, 聲盡呼不歸; 卻入空巢裹
, 啁啾終夜悲。

燕燕爾勿悲, 爾當反自思; 思爾為雛日
, 高飛背母時。
當年父母念, 今日爾應知。


--- 白居易的 《燕詩》